手术室内充满血腥味,地面上躺着一名被打死的医生,

    杜宇深吸了一口气,将手中的锯齿刀丢进一个角落,那种奇怪的感觉随着锯齿刀丢弃而消失了,身为一名军人世家的子弟,他还是听说过一些关于武器有定位的传闻的,为了将袭击者从舅舅龚藏身边引走,他带着这把锯齿刀下到了四楼,一路上都感觉到自己的后背是凉的,似乎就像是有一双

    医院的那个电梯可以真接上下所有楼层,杜宇相信自己如果坐电梯下去,等待自己的将是被打成马蜂窝,所以他选择了走消防通道,,偷偷的走到四楼的大厅,从上面可以直接

    这场面是不是太大了

    杜宇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对方为了杀掉自己,直接就把整个医院挟持了,太夸张了吧

    “目标来我们这一层了,见鬼,为什么没有人早告诉我们”

    “不就是一个小菜鸟吗,有需要害怕的地方吗”

    “你懂什么,山脊兄弟莫名其妙的掉楼了,蝰蛇被自己的獠牙手雷炸剩下半个身子,就连猎牙都没逃掉,被弄死在杂物间里,这要还是一个小菜鸟,我们毒狼中的绝大多数怕的都是小菜鸟,老大已经发话了,十分钟,谁先找到这小子,谁就可以得到一这些袭击者摆明了就是职业军人,就为了杀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自己,不惜摆出这样的大的阵仗,到底是谁有很大的脸啊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杜宇口袋里的舅舅龚藏的手机响了起来,吓了杜宇一哆嗦,赶紧拿出来关掉

    可是还是晚了,杜宇马上就听到一阵急切的脚步声向自己这边奔来,杜雨拿起保安室内的一把短刀,这是一把军用制式装备,是士兵随身必备的多功能匕首。全长365,刃长24刀身和刀把为整体打造,刀把护有刻花防滑护木。刀身设计是砍刀型,重心在前,便于抡砍。锯齿长8厘米,可剧断松木板。刀刃经局部热处理,锋利坚硬,砍铁不伤。

    “如果你们在天有灵,就让我杀了外面两个人,也算是为你们报了仇了”

    杜宇摒住呼吸,听着自己的心跳,几秒钟的时间好像几年一样漫长,门外走廊正跑来两个人,一个平头大鼻子。另一个个子不高,脸挺长。

    “抓住他,他在保安室的,我们所说的话也一定全听到了。不能让他跑了。”长脸的家伙

    十米

    八米

    五米

    杜宇宛如等待猎物进入陷进的猎人,闭着眼的眼睛猛地睁开,身上泛起一股奇怪的感觉。觉着浑身轻飘飘的,心口从里向外传来一阵阵的酥痒感,不知哪位科学家说过神经总是比思想反应快,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危险的本能已经命令手指先一步行动了

    短刀飞出正钉在长脸匪徒的左眼中,大半锋锐的刀身都没进了他脑袋里,由于是近距力发射,力量带的他脑袋重重的撞在了墙上,同时他手中突击步枪枪口也喷出的火舌。子弹呼呼呼的贴着杜宇的身边飞过,绝对是死翘翘了

    杜宇对于中刀的长脸匪徒

    那名匪徒虽然受到突然袭击,但常年累月的习惯,让他立即选择丢弃了手中的武器,双手捂住自己嘟嘟往外冒血的脖子,身体拼死的向后倒退

    “你跑不掉的”对方的彪悍让杜宇微微蹙眉,但是杜宇绝对不会让对方脱出五米的掌控范围,对于来自五米之内的绝对掌握,杜宇只是嘴角微微上翘,落在地上的手术刀再次犹如被人握住了一般猛地刺入对方跌跌撞撞的身体,噗嗤,手术刀自己被拔出来,又再次插进去,血水飘洒,如此三四下,那名悍匪终于眼睛圆鼓鼓的倒下

    随着匪徒倒下的,还有杜宇自己

    杜宇整个人靠在墙上,刚才一阵操作,让他感到自己整个人似乎都被掏空了,原先已经愈合的肋部伤口也隐隐传来撕裂的感觉,这是对他过度抽空身体内雾气的控诉,这种利用雾气隔空操作的对于身体的超负荷反噬让他整张脸都变成了青灰色,

    “不错,真是精彩”

    走廊的另外一端传来鼓掌声,

    一个魁梧而又今人窒息的声音先一步传了进来。“嘿嘿,真精彩,真精彩,小子,可以呀,楼上的垃圾不说,竟然连莫桑都被你搞定了。本来想放你一马的,现在我改变主意啦嘿嘿嘿”虽然,耳朵仍然有轰鸣声,可是听到这声音仍然让胃部一阵抽紧。

    随着语落,一个大汉挤入杜宇的视线,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个人实在是太壮了,健美先生般的肌肉,撑的迷彩t恤都要裂了,陆军裤里包裹的两条腿,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肌肉的线条,185公分的个子并不太高,可是在眼中怎么

    这就很可怕了,帝国时代的近卫,每一个都是血染双手之辈,而现在却是和平时代,这些杀人如麻的家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别

    “呵呵,卡希尔,你个混蛋。”黑人笑了笑骂了红头发的一句。虽然两人

    “噗嗤”手术刀是竟然没射进去,壮汉一挺胸,手术刀一下子弹到了地上,胸口竟只有一个小伤口,

    “意外不意外,惊喜不惊喜,你不会把我们跟那些杂鱼等同在一起了吧”壮汉嘴角带着一抹狞笑,掸掸胸口说道

    “这个混蛋”杜宇咬了咬牙,他知道固然是对方身体强健,更因为自己实在是太虚弱了,一下把体内所有雾气耗空,让手术刀的威力大大减少,杜宇感到自己手腕被一道铁箍卡住了,刺骨的疼痛传来,,手指自己就张开了,壮汉一伸手掐住了杜宇的脖子,把杜宇举在空中,瞬间杜宇就觉脸部胀的发麻,氧气正一分一分的从脑中流失,眼前越来越黑,四肢开始发麻,

    再次有意识已不知是什么时候

    黑色的夜空下着雨,杜宇感到自己脑袋疼的厉害,画面一下变成病房,一下又变成了向自己袭来的匪徒,最后是那名女子将手雷丢出来的画面,突然感到身子一空,重重的摔到地上。睁眼一

    经过在医院将所有雾气全部掏光的经历,杜宇对于自己身体内的雾气容量也有了一个大概的认知,如果整体算是一百的话,自己现在最少也有了百分之三十,调动周边物体完全一次刺杀够了,这小子醒了啊”接着对于就感到一个巨大的黑影从自己头上砸了下来,对于赶紧往后一退,“轰”一声黑影砸在洞口,对于仔细一

    突然,脖子上一凉,一把刀子不知什么时候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刀刃上还有一股血腥味

    一只大手捏着自己的脖子,壮汉那令人胆寒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太不小心了现在我的刀子一划,就会割断你的吼管和颈部大动脉,你会脑部缺氧,窒息而死,在你没死之前,你会

    你会听道你的血喷出身体的声音,就像风吹过麦田的“莎-莎””莎-莎”的声音,然后你就死了,永远也起不来了”

    “你说错了,血从身体喷出来的声音不是莎莎莎的声音,而是管子炸开的感觉”杜宇神色平静的

    “卡希尔,我就说你吓唬不到他,这次你把他从毒狼手中抢出来,毒狼都快疯了。哈哈说话的是那名黑人

    卡希尔甩甩手,一脸无奈又兴奋的神色走到一边去,边走还边说“好好,呵呵,好好,呵呵,有种,我喜欢”

    然后熟练的把野猪,分割扒皮,架上烤架,开始烘烤,杜宇一屁股坐到石头上,心里有1000个问号,可是

    一瞬间,他们两个人的动作全停住了,瞪着眼睛

    卡希尔嘴角咧了一下,看向洞口外落下的冷雨说道“我们只是来度假的,顺手接了一单外快,跟毒狼一起行动,可是算毒狼倒霉,竟然在公立医院直接枪战,甚至还挟持了数百个人质,我们又不是傻子,正准备溜走呢,这个时候,有人除了高价联系我们,要我们救你,就这么简单,呵呵,小子,有人要杀你,又人要救你,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

章节目录

权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书斋只为原作者爱吃大包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吃大包子并收藏权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