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长月问“你想怎么做”

    暮云埃冲她笑笑,对她道“片刻你自会知晓。”

    他伸手拽了拽垂在墙上的藤蔓,只听“咯噔”一声,紫灵儿又落了出来,正好落在顾长月身边。

    两人又是大眼瞪着大眼。

    而四目相对的瞬间,到无涯的愤怒以及来自弑神的杀意便再次喧嚣开来。

    仙剑与魔刀深入骨髓的仇恨一如盘根错节的大树,深深地扎根,发芽,纠缠,神不可阻,魔不可拦。

    “神不可阻,魔不可拦”

    顾长月与紫灵儿都是一怔,竟默契地从对方眼中

    半晌,紫灵儿率先移开目光,开始打量整个洞穴,自然也留意到旁边的暮云埃和顾长乐,面上带着若有所思的神情。

    顾长月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便开口道“咱两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被他们绑了。”

    暮云埃笑道“你们不算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因为阿月你会活着,她却会死。”

    他走过来,捏住紫灵儿的下巴,让她

    紫灵儿些年杀伐果决,但凡对她有所不敬之人都已成了一剖黄土,不在人世,现下猝不及防被暮云埃挑起下巴,一股阴森的魔气竟在缚仙绳的捆绑下流溢而出。

    她冷冷地

    “暮云埃,相信我,你会死。”她道,语气像是在同一个死人说话般,没有半分温度,更没有丝毫质疑。

    暮云埃的手下意识地松了松,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鄙夷道“你莫非还想杀了本座不成就你现在这副模样么”

    说到这里顿了顿,又道“本座一直很奇怪,你原本早就应该死了,为何到现在还活得好好儿的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了”

    顾长月也一直奇怪这事儿,她原以为是自己的重生改变了这一切,可紫灵儿分明与她好无关系,她的重生如何会影响紫灵儿

    她自来就不纠结得不到结论的事情,因而关于紫灵儿的事情便被抛在脑后,现下听暮云埃问起,她也就不自觉地

    紫灵儿冷笑一声,露出高深莫测的表情,不答话。

    暮云埃显然也不愿与她纠结,只道“你不说也罢了,左右对本座来说没有丝毫意义,现下也不早了,事不宜迟,咱们开始吧。”

    一边说着,一边放开她,转而

    说着便附身将顾长月抱起。

    顾长月感受他温热的气息迎扑来,手指下意识地动了动。

    而就在这个时候,紫灵儿忽地喊了一声“顾长月,动手。”

    喊罢,弑神刀的疯狂阴郁的杀意便如同奔腾呼啸的狂龙,从身上喧嚣而起,直扑九霄。

    一瞬之间,“呜呜”长号震彻天地。

    于此同时,无涯从纳戒之中惊醒,在弑神刀横贯四方的气息下,升起一道冲天剑气。

    剑歌悲绝,字字泣血。

    顾长月只觉心中灌满无尽的愤怒,恍惚间似乎

    危峰兀立,凸出的黑色岩石之上,一柄黑色长刀挺拔傲然地伫立,狂风呼啸,黑色流苏肆意飞扬。

    有道是:凌雪剑折山河寂,三生浮华空悲叹。

    在无边无际的沉痛中,她化身为剑,或许她就是剑,剑就是她,不分彼此,然后,怀着剑的怒气,斩向对面无情无义的刀。

    先是一声血肉模糊的钝响,紧接着便是剑与刀触碰的长鸣。

    “铮”尖锐回荡。

    剑和刀在半空中,隔着一道黑色身影相遇,重重地撞在一起,最终反弹。

    顾长月心神一怔,清醒过来,人已经又落在原先的石台之上。

    原来与紫灵儿之时,无涯和弑神的仇恨已经冲破了缚仙绳的捆绑,灵剑与魔刀为了这一站,生生用锋锐的刀剑气息斩断那根细细的长绳,最终在暮云埃要动手的那一刻如愿相遇无涯剑和弑神刀隔着暮云埃的身体碰撞在一起。

    两者交错的力量足以让一个元婴修士气息受到重创。

    暮云埃没有想到顾长月和紫灵儿会通过这个方法脱离他的控制,他甚至根本不知晓无涯与弑神之间的恩怨,更不清楚两人如何会脱离,又为何会突然出手。

    他

    顾长月握着无涯,平静地

    她不清楚自己此刻是什么心情,但她知道,在被暮云埃捆起来前自己便已经被古四重伤,体内灵阴之气絮乱,根本不足以击伤暮云埃,甚至与紫灵儿对峙,幸得无涯的怨气强烈,硬生生控制住她的身体,她才能使出完美的一击。

    人剑合一,亦是道之最高境界,天人合一。

    不过却也几乎耗尽若有的力气。

    此时此刻,她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灵阴之气错乱流窜,若不是无涯支撑,她必然是站立不起的。

    不由苦笑,无涯与弑神之间的恩怨情仇,便是作为主人的她也是无法左右的,如若没有无涯与弑神的恩怨,方才她绝不可能出手。

    于她而言,面对暮云埃比面对紫灵儿要安全得多,至少暮云埃不会杀她,紫灵儿却时时刻刻想着要她的命。

    这厢没了暮云埃的阻拦,紫灵儿

    顾长月吸了口气,心里苦兮兮的。

    这些年没少因无涯受累,常常在她需要他的时候,他死活不肯出来,而她不需要他的时候,他偏生激愤得很,正如这一刻。

    事实上,她知道这是一柄剑的执拗与坚持。

    剑道往往所向披靡,若是退缩,那便没了意义。

    她虽是鬼修,却也是名副其实的剑修。眼见弑神刀流溢的杀意如同黑色的光芒,在周围旋转盘旋,她缓缓吐出口气,调整心绪,向紫灵儿抬起无涯。

    两人重新对峙起来。

    剑拔弩张。

    然而就在这

    谢谢kikiiiiiiiiiii小天使的地雷

    谢谢sxrz小天使的地雷

    谢谢最喜欢雅雅小天使的地雷

    顾长月问“你想怎么做”

    暮云埃冲她笑笑,对她道“片刻你自会知晓。”

    他伸手拽了拽垂在墙上的藤蔓,只听“咯噔”一声,紫灵儿又落了出来,正好落在顾长月身边。

    两人又是大眼瞪着大眼。

    而四目相对的瞬间,到无涯的愤怒以及来自弑神的杀意便再次喧嚣开来。

    仙剑与魔刀深入骨髓的仇恨一如盘根错节的大树,深深地扎根,发芽,纠缠,神不可阻,魔不可拦。

    “神不可阻,魔不可拦”

    顾长月与紫灵儿都是一怔,竟默契地从对方眼中

    半晌,紫灵儿率先移开目光,开始打量整个洞穴,自然也留意到旁边的暮云埃和顾长乐,面上带着若有所思的神情。

    顾长月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便开口道“咱两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被他们绑了。”

    暮云埃笑道“你们不算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因为阿月你会活着,她却会死。”

    他走过来,捏住紫灵儿的下巴,让她

    紫灵儿些年杀伐果决,但凡对她有所不敬之人都已成了一剖黄土,不在人世,现下猝不及防被暮云埃挑起下巴,一股阴森的魔气竟在缚仙绳的捆绑下流溢而出。

    她冷冷地

    “暮云埃,相信我,你会死。”她道,语气像是在同一个死人说话般,没有半分温度,更没有丝毫质疑。

    暮云埃的手下意识地松了松,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鄙夷道“你莫非还想杀了本座不成就你现在这副模样么”

    说到这里顿了顿,又道“本座一直很奇怪,你原本早就应该死了,为何到现在还活得好好儿的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了”

    顾长月也一直奇怪这事儿,她原以为是自己的重生改变了这一切,可紫灵儿分明与她好无关系,她的重生如何会影响紫灵儿

    她自来就不纠结得不到结论的事情,因而关于紫灵儿的事情便被抛在脑后,现下听暮云埃问起,她也就不自觉地

    紫灵儿冷笑一声,露出高深莫测的表情,不答话。

    暮云埃显然也不愿与她纠结,只道“你不说也罢了,左右对本座来说没有丝毫意义,现下也不早了,事不宜迟,咱们开始吧。”

    一边说着,一边放开她,转而

    说着便附身将顾长月抱起。

    顾长月感受他温热的气息迎扑来,手指下意识地动了动。

    而就在这个时候,紫灵儿忽地喊了一声“顾长月,动手。”

    喊罢,弑神刀的疯狂阴郁的杀意便如同奔腾呼啸的狂龙,从身上喧嚣而起,直扑九霄。

    一瞬之间,“呜呜”长号震彻天地。

    于此同时,无涯从纳戒之中惊醒,在弑神刀横贯四方的气息下,升起一道冲天剑气。

    剑歌悲绝,字字泣血。

    顾长月只觉心中灌满无尽的愤怒,恍惚间似乎

    危峰兀立,凸出的黑色岩石之上,一柄黑色长刀挺拔傲然地伫立,狂风呼啸,黑色流苏肆意飞扬。

    有道是:凌雪剑折山河寂,三生浮华空悲叹。

    在无边无际的沉痛中,她化身为剑,或许她就是剑,剑就是她,不分彼此,然后,怀着剑的怒气,斩向对面无情无义的刀。

    先是一声血肉模糊的钝响,紧接着便是剑与刀触碰的长鸣。

    “铮”尖锐回荡。

    剑和刀在半空中,隔着一道黑色身影相遇,重重地撞在一起,最终反弹。

    顾长月心神一怔,清醒过来,人已经又落在原先的石台之上。

    原来与紫灵儿之时,无涯和弑神的仇恨已经冲破了缚仙绳的捆绑,灵剑与魔刀为了这一站,生生用锋锐的刀剑气息斩断那根细细的长绳,最终在暮云埃要动手的那一刻如愿相遇无涯剑和弑神刀隔着暮云埃的身体碰撞在一起。

    两者交错的力量足以让一个元婴修士气息受到重创。

    暮云埃没有想到顾长月和紫灵儿会通过这个方法脱离他的控制,他甚至根本不知晓无涯与弑神之间的恩怨,更不清楚两人如何会脱离,又为何会突然出手。

    他

    顾长月握着无涯,平静地

    她不清楚自己此刻是什么心情,但她知道,在被暮云埃捆起来前自己便已经被古四重伤,体内灵阴之气絮乱,根本不足以击伤暮云埃,甚至与紫灵儿对峙,幸得无涯的怨气强烈,硬生生控制住她的身体,她才能使出完美的一击。

    人剑合一,亦是道之最高境界,天人合一。

    不过却也几乎耗尽若有的力气。

    此时此刻,她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灵阴之气错乱流窜,若不是无涯支撑,她必然是站立不起的。

    不由苦笑,无涯与弑神之间的恩怨情仇,便是作为主人的她也是无法左右的,如若没有无涯与弑神的恩怨,方才她绝不可能出手。

    于她而言,面对暮云埃比面对紫灵儿要安全得多,至少暮云埃不会杀她,紫灵儿却时时刻刻想着要她的命。

    这厢没了暮云埃的阻拦,紫灵儿

    顾长月吸了口气,心里苦兮兮的。

    这些年没少因无涯受累,常常在她需要他的时候,他死活不肯出来,而她不需要他的时候,他偏生激愤得很,正如这一刻。

    事实上,她知道这是一柄剑的执拗与坚持。

    剑道往往所向披靡,若是退缩,那便没了意义。

    她虽是鬼修,却也是名副其实的剑修。眼见弑神刀流溢的杀意如同黑色的光芒,在周围旋转盘旋,她缓缓吐出口气,调整心绪,向紫灵儿抬起无涯。

    两人重新对峙起来。

    剑拔弩张。

    然而就在这

    谢谢kikiiiiiiiiiii小天使的地雷

    谢谢sxrz小天使的地雷

    谢谢最喜欢雅雅小天使的地雷

章节目录

重生女配之鬼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书斋只为原作者K·莎(雅伽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K·莎(雅伽莎)并收藏重生女配之鬼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