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霖,小名“蛋蛋”爸妈专用,或“霖霖”爷爷奶奶太爷爷专用,自出生下来起便成了家里真正的小皇帝。

    最疼爱他的,莫过于已经八十高龄的上官老爷子。

    可以说,除了在喂奶,其他时间,蛋蛋几乎都是在这个太爷爷的怀里度过的。

    以前的时候,上官老爷子还不怎么喜欢出去参加聚会和应酬,宁愿自己一个人在庭院里钓钓鱼,养养花,逗逗鸟或阿猫阿狗。

    可自打上官霖生下来,并过了满月后,他几乎就成为了几个大家族间聚会的常客,一身雍容华贵的唐装,红光满面,笑眯了眼,怀里还抱着一个只知道傻笑流口水的可爱糯米团子,这成了他给亲朋好友留下的最深形象。

    在上官霖百日宴的这一天,上官老爷子更是一大早的,就起来将自己收拾妥当。

    不到七点钟,便“蹬蹬蹬”地爬上了二楼,敲响孙子的卧室房门,声音洪亮的喊道,“晏晏,丽丽,该起床了啊,别耽误了吉时,晏晏,丽丽”

    卧室内的粉红色大婚床上,吴丽丽哀嚎的叫了一声,抬起小脚在身边人那结实又挺翘的臀部上一踹,“你快去把蛋蛋抱给爷爷玩儿去,快去”

    只穿着一条四角短裤的上官晏正在那儿做着春梦呢,猛然这么被踹醒后,惊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他揭开被子起身,眯楞着惺忪的眼

    粉红色的婚床旁边,正放着一张粉嫩的小婴儿床,上官霖小朋友躺在同样粉嫩的小薄毯下,睡得不亦乐乎,闭着眼睛,睫毛长翘,粉嫩的小嘴微张,四肢则成大字状

    真是个祖宗上官晏心里默默吐槽,打了个呵欠,便过去轻手轻脚的抱起儿子朝门口走去。

    将房门拧开后,上官老爷子原本火急火燎的表情在

    上官晏“”

    爷爷,您要不要这么目中无人

    自打有了重孙儿后,自己这个孙子在家里的地位就越来越低了,三个老人眼里只有儿子,就连老婆也

    想到吴丽丽,他关上门,转身,

    经过十月怀胎和坐月子至今,吴丽丽的身子被养的愈发圆润富态,一眼这么

    上官晏只觉得心底一热,急吼吼的过去上了床,钻进薄被,从后一把抱住那绵软馨香的身子,喊了声,“老婆。”

    吴丽丽胸前吃紧,蹙眉的睁开眼睛,“你干嘛”

    上官晏又将自己的身子往前贴了帖,薄唇在她发间钻来钻去,最终找到了她的耳垂,一口含了下去,先是用舌尖来回的舔了舔,才用清晨那独有的磁哑嗓音撒娇的说道,“老婆,咱儿子现在已经三个月大了哦。”

    “恩。”吴丽丽懒洋洋的应了一声,便再度闭上了眼睛。

    上官晏“”

    他不死心的抬起头,

    说着,下半身在她的身上大力的蹭了一下。

    暗示意味十足。

    吴丽丽依然闭着眼睛,只是脸慢慢的有些红了,在他的手越来越不安分,甚至整个人都上来,还压在她身上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睁开眼,双手死命在他胸前一推,“重死了,一大早的抽什么风,别打扰我睡觉”

    说完,她转身裹上薄被继续睡。

    上官晏“”

    说起来还真挺丢人的,因为从始至终,他和吴丽丽也就发生过两次关系,两次都是因为她醉酒,而第二次,吴丽丽就成功怀上了孕。

    从那以后,两人之间又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因为吴丽丽一直怀着肚子,虽说怀孕中期的时候可以适度亲热,可上官晏本着弥补她的心态,从来也不敢主动要求做那种事情,于是一直等着她生完孩子,做完月子。

    如今上官霖都生下来满100天了,两人也每天晚上睡在同一张床上,温香软玉抱在怀里,能亲,能闻,能抱,却不能为所欲为的做想做的事情这对于年方二十五,正精力旺盛的他来说,何其残忍

    上官晏慢慢躺回床上,心中暗暗发誓今天晚上,一定要将她就地正法

    。

    上午10点钟,一家人出发去金盛。

    时下正是寒冬十二月,天气很冷,阳光却很好,很适合出行。

    夫妻俩是单独开车过去的,上官老爷子,还有上官厉,赵夏丽带着蛋蛋坐在另一辆车上。

    车上,上官晏脱了大衣和西装,只穿了一件蓝白相间的羊绒衫,里面搭配着白色的衬衫,愈发衬得他眉眼清隽,干净又阳光。

    只是脸上那抹痴汉般的笑,又显得多少有些傻气。

    接完父母的电话后,吴丽丽放下手机,伸手拿起一旁的保温杯,拧着杯盖说道,“爸妈他们也已经出门了,估计比我们晚会儿到。”

    “恩。”上官晏点头。

    吴丽丽刚喝了一口水

    “老婆,今天是咱儿子百天的好日子,为了庆祝,今天晚上,我是不是可以跟你亲热了”上官晏的声音突然响起。

    “咳咳咳。”吴丽丽直接被那一口水给呛到了。

    上官晏“”

    好不容易平静后,吴丽丽红着脸啐道,“开车的时候能不能不说话”

    就知道他早上被拒绝后不死心

    上官晏无辜的眨了眨眼睛,“老婆,是你先跟我说话的。”

    “我说话,但我没让你说这个”吴丽丽气的脸红脖子粗,说完,还恶狠狠的来了句,“知道错了没有”

    “知道错了。”上官晏委屈求全的认错。

    “哼”念在他认错的态度良好,吴丽丽白了他一眼,便转脸

    车继续在平缓的前进,拐了个弯后,上官晏的声音再度响起,“老婆。”

    “干嘛”

    “那我刚才说的事情你答应了没有”

    “”吴丽丽装死。

    “老婆”

    “”吴丽丽继续装死。

    “老婆”

    “说了开车的时候不要说话”

    上官晏“”

    过了好一会儿,他低低的“哦”了一声。

    吴丽丽瘪了瘪嘴,内心叹息,无奈至极。

    其实在她的内心深处,早已经就接受他了,不然也不会和他去领证,搬回上官家住,还跟他睡在同一张床上。

    只是让她很无语的是,没想到上官晏这人居然真的那么忍得住,从她搬回上官家,怀孕到生孩子期间,每一天晚上,他都安守本分,最多搂搂抱抱亲亲

    如果说开始的时候是顾及她的身子,那么怀孕三个月后,他还这样她承认,时间长了,她就也有点赌气的成分了,等做完了月子后,虽然他开始频频的暗示,但她就偏偏不让他碰

    非但如此,还把婴儿床搬到房间,让儿子和父母一起睡。

    急死他丫的

    。

    到了金盛。

    停好车,上官晏一下车,外套都来不及穿,直接提着过去便握住了吴丽丽的手,“老婆,路滑,我牵着你走。”

    昨天d市骤然降温,这会儿地面上还结着厚厚的冰块呢。

    吴丽丽拉了拉脖子上的围巾,嫌弃的

    上官晏一听到这话,立马开心的笑了,“老婆,你担心我感冒啊”

    “我担心你传给我”吴丽丽吐槽。

    人家找老公都是用来依靠的,她倒好,找了个比自己小三岁的,天天还得她叮咛照顾,感觉都快成两个孩子的妈了

    上官晏笑了笑,这才松手。

    刚把西装和大衣穿上,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吴姐,阿晏”

    夫妻俩回头一

    很快的,后面的车门也打开了,一对漂亮的龙凤胎依次下车,萌萌哒的跑了过来。

    等那一家四口都到了跟前,吴丽丽惊讶的问道,“若晚,今天这么冷你们怎么还来了”

    苏若晚刚出月子不久,她还以为景慕琛不会答应出门呢。

    “上官爷爷亲自发的请帖,我们当然得过来啦你放心,小丞丞和小玥玥都让爸妈照顾呢,没事儿。”苏若晚说着,促狭的瞅了瞅上官晏,“刚才大老远的就见你们俩手牵着手,感情够好的呀。”

    “”吴丽丽一愣,上官晏则扬眉吐气,抬了抬下巴,几乎是得意洋洋的在说道,“那当然,我们好着呢”

    众人“”

    。

    这天的百日宴过的很是热闹。

    上官老爷子将几个大家族能请的人全都请来了,再加上上官和吴家的亲戚,好几十桌,几乎将金盛包了场。

    服务员端着盘子在大厅内来回穿梭,而今天的小主角,则穿的一身大红色的被上官老爷子抱在怀里。

    更好笑的是,小家伙的脖子上还挂了个红色的小包包,口是敞开的,身边更是跟着两个老佣人,一手抱了个红包箱,上官老爷子走到哪儿就收到哪儿,礼钱,红包,金银首饰一路丰收。

    有人得意,就有人失意。

    上官老爷子如此的嘚瑟,使得某些人又没少挨家里长辈的训斥,在百日宴结束后,下午回去的路上,吴丽丽

    上官晏

    。

    终于到了晚上。

    吴丽丽给儿子喂完奶,起身说道,“我去洗澡,你先哄他睡觉。”

    “好嘞”上官晏接过儿子,目送着吴丽丽走进卫浴室。

    门一关上,他立刻抱着儿子出了房门,来到楼下。

    赵夏丽正在客厅的沙发上

    “妈,蛋蛋今晚就拜托你了。”上官晏说完,转身撒腿就上了楼。

    赵夏丽嘴角一抽,再低头,便笑眯了眼,“霖霖乖啊,今晚跟奶奶睡好不好”

    上官霖“”

    。

    回到房间,吴丽丽正在洗澡。

    上官晏

    再度回到房间,发现吴丽丽已经躺在床上了。

    他迅速关门,反锁,过去上了床。

    揭开薄被,一进去,便伸手抱住了吴丽丽,“老婆。”

    “干嘛”吴丽丽又是这么一句。

    “不干嘛。”上官晏伸手,将室内的台灯熄灭,声音在黑暗中显得格外雀跃,“我就想抱着你睡觉而已。”

    睡觉而已

    吴丽丽“”

    她闭着眼睛,果然,不一会儿,某人的爪子就越来越不老实,先是在这里揉揉,那里捏捏,最后,居然

    吴丽丽再也睡不下去了,羞赧地开口,“臭小子,你在干嘛”

    “不干嘛啊,我就是摸一摸,什么也不做。”上官晏贴着她的耳根低声说道。

    吴丽丽“”

    以前也摸过,可没有这么大的尺度啊

    上官晏的手越来越不安分,薄被也慢慢被揭开扔了下去。

    很快的,吴丽丽只觉得身上一重,上官晏已经紧紧的抱着她压在了身下,嗓音低沉,柔情万千的喊了句,“老婆。”

    吴丽丽闭着嘴巴,没说话。

    或者说,是在咬牙忍耐某种已经泛滥成灾的情绪和反应。

    “丽丽。”上官晏又喊了一声。

    黑暗中,吴丽丽伸手,想要如以往那般的推开他,“重死了,别压在我的身上”

    谁知这一次,上官晏的双臂如铜墙铁壁的紧揽着她,非但推不开,还贴的越来越紧。

    她甚至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把他自己的衣服也给脱了

    “上官晏”吴丽丽面红耳赤,忍不住出声讨伐,“你自己说过什么也不会做的”

    臭小子,竟然学会“以退为进”这一招了

    上官晏的唇贴着她的脖子不断往下,断断续续的说道,“老婆乖,我是不做我就是想复习一下我们的第一次。”

    复习一下第一次

    “因为今天晚上才是我们真正的第一次。”上官晏又说了一句。

    还不等吴丽丽想个明白,她的口中便发出了一声抑制不住的呻吟,“恩啊你臭小子”

    番外完

    ------题外话------

    终于完结了本文啦,现在开始去好好构思新书,这次想要写个和晚晚潇潇都不一样的女主,大家期待不

    大概月底的时候新书就会更新了,谢谢大家的支持和守候,爱你们,3╰

    t

章节目录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书斋只为原作者程小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程小一并收藏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