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连绵多日的雨终于渐渐歇了下来。

    燕京的上空,再现天高云淡,碧空如洗。

    帝君陵,太学府,未央宫,昭兰殿

    这些风景一如旧时未变,但故事里的人,却一去不复返。

    顾泽时常在宫中走着走着,便失了神,甚至好几次惹得圣上不快。

    若不是长公主慕容泠多次为她开口求情,怕是早就脑袋不保。

    她想,或许是时候该离开了。

    顾泽刮了刮有些酸楚的鼻梁,决定今晚就找这段时间一直对自己照顾有加的慕容泠告别。

    宫中的夜晚一如往常安静,伴着若有若无的更漏声。

    顾泽低着头,走的很慢。

    长公主宫殿门口的侍女一

    “如此。。那顾某不如改日再来拜访公主reads。。”

    “但公主也说了,如果是顾大人的话,不妨稍作歇息,等等公主。”侍女眼角的笑容更加甜腻。

    “好。。好。。”顾泽在这样的注视下,只觉得头皮发麻。

    她默默踱到庭院内的花丛旁,避开了侍女们耐人寻味的眼神。

    望着争奇斗艳的满园春色,顾泽微微俯下身子,用手轻轻触碰着花瓣,闻嗅着满鼻芳香。

    不知为何,她的脑海中竟不受控制地慢慢浮现出慕容泠一边将发丝捋到耳后,一边抬眼对着自己笑的画面。

    “咯噔”一声,顾泽觉得自己的心跳莫名漏了一拍。

    “顾大人。”

    而此时,身后竟然传来了慕容泠的声音。

    顾泽手忙脚乱地转过身去,完全不敢对上慕容泠的眼睛,把手藏在身后,垂首道,“微臣顾泽,拜见公主。”

    “不必多礼。”慕容泠的声音总是很淡,眼睛里也没有过多的波澜,她缓缓朝寝殿走去,落下一句,“大人随本宫进殿罢。”

    一旁侍女们眼中的笑意更甚,可顾泽却明白慕容泠或许不过是因为知道自己真实的身份才会这般自然地邀自己入殿。

    但当只有她和她两个人的时候,顾泽才霍然发觉,原来自己站在她面前的时候,根本就办不到对她说出那句再见。

    顾泽局促地站着,盯着开始自顾自对着铜镜仔细画眉的慕容泠,多次张唇又合,欲言又止。

    慕容泠透过铜镜望着手足无措的顾泽,终是放下了画笔,走到她的面前,直直注视着有些心不在焉的她,轻唤了一句,”顾大人。”

    “哦。。哦,公主,我今夜来。。是想。。是想跟你说。。”顾泽回过神来,觉得自己的舌头被人打结了。

    “顾大人,你可知道燕京城郊有一处世外小镇”慕容泠却凝眸望着着顾泽闪烁的目光,打断道。

    “知。。知道。。”那座故事里的世外小镇,她又怎么会忘呢。

    “今夜,便陪我去一趟罢。”

    “公主”顾泽有些不明白。

    “走吧。”慕容泠什么都没解释,只是嫣然一笑,“你

    “驾驾”两人并辔齐驱,纵马跑出燕京。

    晚风吹乱了慕容泠如墨翻飞的青丝,顾泽侧过头,望着她精致的妆容,不由自主地攥紧了手中的缰绳。

    她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因为有那么一瞬间,她分不清眼前的白衣女子究竟是冷岚歌还是慕容泠。

    那么自己呢自己是那个人。。还是顾泽

    到了小镇,夜色已深,除了轻微的蝉鸣,已无灯火人烟。

    两人将马匹拴于树上,并肩走在青石小道上。

    月色将两人的身影拉得斜长,望着两个影子之间的空隙,顾泽突然觉得,自己应该牵住身旁的伊人。

    当然她不敢这么做,但不可否认的是,有那么一刹那,她突然希望长夜永驻,再也不要拂晓reads。

    这样,两个影子是不是就可以一直走下去

    两人终是走到尽头,那本是一条小河,可如今却早已干涸。

    顾泽呆呆地望着黑沉一片的泥土,不知为何,心中变得有些莫名哀伤。

    顾泽转过头,

    她不过是想最后自欺欺人一次,替母妃走一遍最初的那些美好。

    如果可以,不过想再

    可这些微薄的念想,如今也都成了奢望。

    望着慕容泠明明很落寞却又勉强装作不在乎的清绝侧脸,在那一瞬间,顾泽突然意识到,其实她们都是一样的人,一样被那个故事羁绊住心魂,又好像挣不开宿命的轮回。

    “罢了,你走罢。”慕容泠幽幽地道。

    其实打从一开始,她便知道今晚顾泽是来与自己告别的。

    “嘘。”

    顾泽却突然在唇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她跳下干涸的河床,悄悄朝对岸的一丛茂林走去。

    “顾大人,你这是”慕容泠不解地问道。

    顾泽没有回答,她全神贯注地盯着在黑暗中忽明忽暗的那一点微弱的亮光。

    她慢慢张开双手,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猛地扑上前,不料脚下被石头一绊,结果扑了空。

    “哎别跑啊”

    顾泽紧追着那只漂浮在空中的萤火虫,但却屡屡扑空。

    她心道,拜托了萤火兄,你就委屈一下,让她

    但那只萤火兄却像似故意在跟顾泽玩捉迷藏一样,无论她尝试几次,就是抓不到它。

    她狼狈地跌坐在河床上,不甘地喘着粗气,大汗淋漓。

    那只该死的萤火虫已然消失在夜空中,就好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慕容泠走到她的身边,用袖口轻柔地为她拭去脸上的汗渍,低声道,“顾大人,还是谢谢你。”

    顾泽低落地对上了慕容泠的眸,却突然瞳仁一缩,一把抓住她为自己拭汗的手,紧张道,“你。。你别动。”

    顾泽一下子贴近了自己,让慕容泠倏地瞪大了美目。

    顾泽冒汗的手掌微微擦过她的肌肤,停驻在她的发间。

    “抓住了。”

    顾泽的唇明明就在自己的耳边,可慕容泠却突然觉得她的声音变得遥远而潮湿。

    “你瞧。”

    顾泽小心翼翼地将那只蜷于掌心的萤火虫放入慕容泠的手中。

    慕容泠怔怔地盯着那团老实呆在自己掌心的微光,突然间微风轻轻起,有无数微光慢慢从草丛中飞出来,旋绕在两人周围reads。

    慕容泠掌心的萤火虫微微振翅,慢慢从掌心盘旋而上,照亮了两人不可思议的眸子。

    四目在微光中相视,时光好像被定格了,就连蝉声也在这个夏日的夜晚慢慢消逝殆尽。

    不知过了多久,顾泽一瞬不瞬地盯着慕容泠,轻声说道,“或许你说的对,海终会枯,石终会烂,河水无法倒流,花灯再难重现。可是此时,我却觉得即便是沧海桑田,再过个千秋万世,也是值得了。”

    只见顾泽从宽大的袖袍中掏出了一朵残皱的花,她涨红着脸道,“这朵花是我方才在你院中偷摘的,但是我喜欢你是真的。今夜我是打算跟你说我要离开,但想要带你一起走也是真的。”

    “我觉得,你我是时候从那个故事里走出来了。如果可以,我想和你开始属于我们自己的故事。”顾泽鼓足了勇气,攥紧了手中的花,一字一字地问道,“公主,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

    这番话说完,慕容泠一言未发,只是定定地注视着她。

    这下子,顾泽的脸色倏地惨白,心道了一声,糟糕,我方才是怎么了,她莫不是觉得我荒唐

    她又连忙窘迫地解释道,“如果你不愿意。。也没关系的。。你就当。。方才是我胡言乱语,胡说八道,一派胡言,难得糊涂”说完之后,顾泽只想马上逃之夭夭。

    “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慕容泠的声音不温不火,让人琢磨不透。

    顾泽只觉得背后一凉,难堪地低下头,恨不得当场挖个洞,然后自己跳进去。

    慕容泠瞧着顾泽这副生死两难的表情,终是忍不住勾起了唇,道,“你居然敢毁了我最心爱的花,你说,你该如何赔偿我才好呢,恩顾大人。”

    顾泽听到慕容泠声音中难以掩饰的笑意,抬眸一怔,正对上她带着似笑非笑的美目。

    “我。。我往后给你种一只要是你喜欢的花,我全都给你种来”顾泽的心又跳跃了起来,却紧张得几乎要发抖。

    “如果。。我说,我现在就要补偿呢”

    慕容泠飞快地小声说完这句话,竟已闭上了眼睛,荧光下两颊绯红,长长的睫毛不住乱颤。

    顾泽心中一颤,痴痴地望着她,僵在了原地。

    “笨。。”

    慕容泠睁开了眸子,望着呆怔的顾泽,咬着唇落下一句,“罢了,我要回宫了。”

    “泠儿,别走。”

    她用尽全力抓住了她,将她带进怀中,不顾一切地吻上她的樱唇,缠绵不止。

    萤火飞扬,慢慢落在岸边,聚成了两个人形的轮廓,临风携手而立,像似在含笑望着对岸忘情拥吻的两人。

    如果爱情真有天意,

    愿你们在漫长的今后,

    不会重蹈我们的覆辙,

    愿岁月能待你们仁慈,

    寂寥时有酒相伴,

    欢愉时莫忘彼岸。

章节目录

雀灵梦舞(宫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书斋只为原作者笔墨道不尽情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笔墨道不尽情深并收藏雀灵梦舞(宫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