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开让开让开”

    身后传来一阵急切的催促,沉朱还未回神,就被凤止轻轻一揽,躲过了一辆疾驰的马车。

    喧嚣声重新入耳,车轮压过青石板路的轱辘声,小贩拖长嗓音的吆喝声,混杂着尘世的烟火味和人间三月的芳菲气息,暖融融地萦绕周身。

    身畔男子一袭白衣,眉眼温润,却带着些遗世的冷清。

    沉朱的脸色因担心他的状态而有些发白,道“凤止,你还好吗”

    他道“莫担心。”将唇畔血渍抹去,朝她安慰地笑笑,“不过是一时浊气入体,只要不动用神力,忍一忍就好。”

    沉朱抿住唇,虽极力克制,肩头却仍有些颤抖“都怪我。都怪我啊。”

    凤止望着她自责的模样,执起她的手,道“阿朱,跟我来。”

    沉朱勉强打起精神“去哪里”

    他轻声应了句“回家。”

    沉朱为那简单的二字失神良久,在心口的悸动中回握他的手,道“好,我们回家。”

    本以为,像凤止这样的人,应当会选一个幽静的地方隐居,谁料,他带她来的地方却意外的嘈杂。不甚长的街道,约有七八户人家,一出门就能

    凤止推开某个院落的外门,示意神色有些踌躇的沉朱“愣着做什么。”玩笑道,“怕我当真在这里藏了房姬妾吗”

    沉朱抬脚进门,仿佛还没有从茫然中回神,道“只是没有想到,你会住在这般市井的地方。”

    正环视四周,便听凤止道“先去房中坐一会儿,我去汲水,给你洗把脸。”

    沉朱这才想起,自己一身神力所剩无几,又加上风餐露宿,此刻委实有些不修边幅。脸不禁红了红,回过神来,见凤止已行到井边打水,忙抢过去把汲水的木桶捞到手上,道“你去休息,我来。”

    凤止见她不容分说的神色,没有坚持,勾唇道“好。”

    说罢,就坐至葡萄架下的摇椅里,

    玄眸望着少女在水井和水缸前来回,眼中一片温柔专注。

    沉朱一直将水缸汲满,才扔掉水桶,舀起一瓢水仔仔细细地洗了面,往凤止那里

    她行到他身边,蹲伏下去,将头轻轻靠在他腿上,轻叹道“凤止。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幸福呢”

    凤止缓缓睁开双目,望着伏在自己身上的少女,抬手抚了抚她的头发。

    “我也想让阿朱幸福呢。”

    沉朱没有抬头,保持着那个动作,问他“凤止,内丹还能再还回去吗”

    他的声音带着些鼻音,很轻“怕是不能了吧。”又道,“不过,若有机缘,或许还能再结一颗出来。”

    沉朱喃喃“再结一颗,怕会花上千年万年之久吧。你那日不惜发毒誓赶我走,是打算独自捱过这些年吗”

    他叹口气,坦言“阿朱,在本君的内丹重新结成之前,或许还会有几轮天劫。你这样的性子,在本君历劫的时候,怎会肯乖乖躲开本君不能让你同我一起”

    “凤止,我会保护好你的,你不相信我吗”她自他身上抬头,似是为他的做法有些隐怒,可是望他了一会儿,眸中的怒意却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边的委屈,“你不在,我也活不下去,你怎么能、怎么能”眼中有泪光闪烁,脸上写满了无助。

    凤止望着她的表情,忍不住将她拉到腿上,俯身吻上她的唇。

    她闭上眼睛回应他,尽管不是初经此事,却仍然显得笨拙,在缠绵的呼吸中,他渐渐情动,吻得越来越深。

    “阿朱”他将头埋在她颈间喘息,声音沙哑地唤她的名字,“你不该来找我的。我既舍不得让你同我一起受苦,又舍不得放你走”轻声喟叹,“你让我怎么办呢。”

    她张开双臂抱紧他,道“那就让我留下来。”

    “天劫算什么,我好歹是龙神,岂有畏缩之理”

    “就算是死我也要同你在一起。”

    “凤止。”她口中发出一声叹息,“从今日起,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躲起来了。”

    凤止的呼吸重了重,眸色一深,便朝她颈上的皮肤咬下去。

    她身子一僵,放松下来之后,含糊又深情地唤他的名字“凤止”无力地垂下头,长发落到他的身上,声音颤抖却笃定,“吃了我吧。”

    他的手滑入她的衣襟,轻轻摩挲着她的皮肤,令她微微颤栗,她也主动找到他的腰带,在一阵衣料摩擦的声音过后,口中忍不住发出一声极细的呻吟。

    人间的三月尚有些薄薄的寒意,凤止的皮肤却滚烫,她趴在他身上,亦有些大汗淋漓,感受到他的克制,她忍不住开口“凤止,没关系的你不必再忍了。”

    他喉头滚动了一下,突然将她抱起,大步往房中走去。

    房门闭合,只留下一地衣衫凌乱和满院子的暧昧气息。

    待一场情事结束,她伏在他身上,开口“凤止,原谅我。”

    他将她搂紧,声音里带着沙哑的倦意,问她“今后,就不打算回崆峒了”

    她闭上眼睛,应道“不回了。”

    他继续问“若是魔族与天族开战,战火殃及崆峒呢”

    她懒洋洋答他“我已不是崆峒帝君,还回去做甚。”

    “若是夜来和白泽来请你回去呢”

    “那就把他们赶出去。”

    凤止的唇角勾了勾,虽然不确定她是否当真能够做到,却并不为此后的事担忧。浮渊那样的手段,与魔族开战,又怎会让魔君讨到便宜

    唔,他反倒比较担心魔君。

    就听少女声音细弱蚊蝇地问他“所以,你到底原不原谅我”

    他将她换个姿势抱好,凑到她耳边,吐息温热。

    “帮我生个孩子,就考虑一下。”

    番外 完

章节目录

凤皇在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书斋只为原作者雪小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小朵并收藏凤皇在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