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番前来,是听闻周师父技艺精湛,那面八卦镜当真是巧夺天工,所以想劳烦周师父再出手一次,也不知道我是否有这个机缘。”

    “我年轻时戾气太重,现在老了,总感觉有孽缘缠身,想求一份心安。”

    聊了一会儿,屠三爷很认真的说出了此行前来的目的,眯着眼睛看向周正。

    周正从最初的感慨中回过神来。

    对这位,心里倒是也没多少敬畏,主要还是小时候印象太过深刻。

    现在,听到的他的话,周正心中就是冒出四个字——坏人老了。

    于是开口道:“那你出家啊。出家人四大皆空,青灯古佛,绝对心安。”

    屠三爷……

    这是什么话?

    要是舍得抛弃这一世荣华,他早就出家了,哪里还等得到现在?

    马正德嘴角抽搐两下,也是有些无语。

    默然片刻,他不由看向周正,有些小心提醒道:“屠三爷现在京城也是事务繁忙,真的脱不开身。”

    他这话说的已经很隐晦了。

    但周正一听便明白。

    那就是还混社会儿呢呗!

    说白了,这个屠三,再怎么洗白,再多儒雅,穿什么唐装布鞋,就算你把元青花顶在脑门儿上当帽子戴,骨子里也是个大流氓混混头子。

    “又想升官发财,又想良心平静,哪有那么容易的事儿?”

    “佛说因果报应轮回,年轻时造了多少孽,老来就要受多少罪。这罪,未必是家破人亡财散的罪,是你内心的罪。”

    周正若有所思的说道。

    这几天看佛经看的比较多,内心也有些许领悟。

    很多人说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

    屁!

    心理学上有个效应叫做幸存者偏差,就是经常容易把个别现象当成全部,把段子当成生活。

    就像现在的屠三爷,或许啥都不缺,但……他晚上睡不着啊!

    闭上眼睛,或许都是以往的画面,当年做的孽。

    有钱人真的快乐吗?

    是。

    有钱人是真的快乐!

    而且有钱人的快乐你根本想象不到。

    但……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有钱人的痛苦,你同样想象不到。

    听到周正的话,屠三爷眼神微微一寒,瞬息间有了一丝关东王的气势,只是很快收敛起来。

    周正这句话,当真是戳到了他内心痛处。

    当然,或许他心里也有过这样的想法,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而他身边的人,谁敢和他说这样的话?

    “所以,周小友是不愿意帮我这个忙了?”

    默然好一会儿,屠三爷沉声问道。

    “愿意啊,谁说不愿意。”

    周正倒了杯水,滋溜一口,笑眯眯的看着他。

    顿了顿又道:“不过你这个情况,得加钱。”

    屠三爷……

    马正德……

    刚才觉得周正是个看透世事一言中的的高人。

    这话一说出来,瞬间逼格全没有了。

    “小马,你先出去吧。”

    屠三爷默然片刻,朝马正德招招手,示意他先离开。

    马正德脸色微微一滞,当即也是站起身来,朝门外走去。

    关门。

    重新落座。

    屠三爷呵呵一笑,开口道:“明人不说暗话,我屠家在京师发展这么多年,也算是小有家业,家族弟子做官的做官,经商的经商,虽然和那些真正的大家族没法比,但也算是二流了。”

    说话间,他脸上颇有自得之色。

    “关我什么事?”

    周正道。

    人生熟练运用两句话,可以解决很多麻烦。

    一句是——关我屁事。

    另一句——关你屁事。

    二流家族又怎么样?

    一个老混混头子,在这儿装什么大尾巴狼,估计他还不知道自己加入特异局了吧?

    信不信人民红色的铁拳把你轰成渣?

    “我想邀请周小友成为屠家的客卿,年薪嘛,先按一亿人民币算,怎么样?当然,这只是基础。”

    然而屠三爷的下一句话,让周正眼神微微有些呆滞。

    客卿?

    这是一个很古典武侠的词汇。

    “我知道周小友是修行人,其实成为我屠家的客卿,平时不需要做什么,只算是结一份香火情。”

    屠三爷又道。

    拜客卿。

    这是近半年来,全国各地名门贵胄都在做的一件事情。

    修行人和觉醒者的崛起已然不可避免,一部分加入修行圣地,一部分成为国家的人,另一部分成为散修。

    拥有了超绝的实力,自然想要有超绝的名利。

    那么这些“上流家族”,自然就会成为超凡人类心目中的肥羊,抱着金子走在大街上的肥肉。

    这半年来,这种事情也在不断发生着。

    豪门也感觉到危机,于是才效仿春秋战国时期,开始拜客卿,养门客。

    好听点说是招才纳贤。

    难听点说,就是交保护费。

    屠三爷是从大风大浪中混过来的,自然是知道拜码头的重要性。

    屠家有位第三代子孙,在特异局中从事文职工作,了解到最近声名鹊起的周正,于是他便是迫不及待的赶了过来。

    说完,屠三爷便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周正,静静等待着结果。

    周正也没想到,他竟然能说出这么一番话。

    心中略微的有些暗爽。

    年薪一亿的工作啊。

    自己点点头就到手了。

    这比成就CEO,迎娶白富美都成功多了。

    不由想到王谦,难怪他变的那么有钱,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也是攀上了这股春风。

    见周正沉默思索,屠三爷想了想,又道:“目前屠家的客卿一共有三位,两位出自天道院,一位出自特异局,您大可以放心,我屠家手底下有几家矿场,平常多多少少也有资源供应。”

    这条件可以说是极其优厚了。

    屠三爷姿态放得也算很低。

    毕竟,面对一个能单挑杀死胡莽的强者,还如此年轻,再怎么恭敬也不为过。

    周正杀死胡莽的事情,虽然不为普通人所知,但在超凡人士的圈子里,以及豪门圈子里,却早已是流传开来。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也算是名动京师了。

    “我需要考虑一下。”

    想了一会儿,周正开口说道。

    钱自己暂时不缺,一亿虽然多,却也没那么诱人了。

    “三天吧。”

    “三天之内给你答复。另外,帮我找一个人,叫姜千寻,等下我会把资料给你。”

    周正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屠家既然自称二流家族,想必也有自己的消息渠道。

    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

章节目录

文科大学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书斋只为原作者松坪山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松坪山人并收藏文科大学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