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州?”

    萧寒听到这个名字,心中立刻就涌上了一阵熟悉感,总感觉在哪里听过!可又想不起来。

    “在哪里听过?利州,利州……我勒个去!”

    低头仔细想了一会,萧寒终于记起,前一阵子那个造反的李孝常,职位不就是利州都督?

    想到这里,萧寒心头顿时就是一阵发凉,赶紧喝一口酒掩饰下情绪,这个话题,打死他也不敢再继续说了。

    不过在后怕的同时,萧寒也不禁为武士彠在小李子心中的地位,而暗暗咋舌!

    上一个利州都督刚刚造反,这人立刻就能被安排顶上,这要多大的信任才可以?上辈子没听说这人有多耀眼的功绩,难道是被他那个横空出世的女儿给掩盖了?

    “萧寒,嘀咕什么呢?喝酒!喝酒!”

    旁边柴绍又吆喝着举起酒杯,萧寒见状,赶忙摇摇头,不再胡思乱想,端着酒杯跟上!

    “呼,好酒!久闻萧家美酒大名,今日才知其中滋味!”

    又是一杯酒下肚,武士彠此时明显已经喝高了,看着酒杯的眼神都有些发直,舌头也有些不听使唤起来。

    正在夹菜的萧寒听到他说的话,心中一动,跟着笑道:“哈哈,这倒是小子失礼了,在长安时也没去府上拜会!这次大人临走时,小子一定为大人多备上一些好酒!”

    “哈哈,那我就不客气了!”武士彠哈哈大笑,也没有推辞,而是爽快的收下。

    他此时虽然已经有些迷醉,但也知道这是萧寒示好的举动,若要不收,才显得生分!

    “咳咳……我的呢?”武士彠乐的嘴都合不拢,一旁的柴绍有些嫉妒了,斜撇着萧寒问。

    “放心!少不得您的!”萧寒对柴绍嘿嘿一笑,然后又朝着李存孝拱拱手:“王爷,还有您的一份,这也算小子的一份心意,可千万不能推辞!”

    “哈哈,你这小子,有意思,对胃口!”

    李孝恭被萧寒逗得大笑起来,而后亲自起身,与萧寒碰了一杯,一饮而尽!

    “好!”柴绍见两人这样,立刻大声叫好!同时嘴角也跟着露出一丝仿佛欣慰般的笑容。

    说到底,他这次带着两人来萧寒这,肯定不是单纯来打打牙祭!

    让这几个人彼此认识一下,交个朋友,才是他的本意。

    毕竟朋友多了,路就好走,更别说这种蕴含着巨大能量的朋友,一旦结识,对萧寒是百利而无一害!

    酒桌的气氛在柴绍的刻意干涉下,变得越发的融洽。

    李孝恭和武士彠这时也不拿萧寒当外人看了,这讨论的事情,自然也就多了起来。

    从朝堂的政策,讲到天下的大势,又从官员的花边新闻,说到谁家的后宅不稳。

    这些以前从未听过的事情,让萧寒听的如痴如醉,大感新奇!

    真没想到枯燥的唐朝生活,也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对了,武大人,我听说您有个女儿?”

    又过了几巡酒,趁着众人歇息的时候,萧寒终于忍不住,问出这个憋的自己心痒难耐的问题来了。

    武士彠晃荡着脑袋,闻言得意的一笑:“哈哈,都说了别叫我大人,叫我大哥就行了!嗯!没错,我有两个女儿,一个八岁,一个才刚刚五岁!”

    “哦?她们都叫什么名字?”萧寒假装随意的问道。

    武士彠也没往心里去,随口回答:“大女儿叫武顺,小女儿叫武珝!”

    “武顺?武珝?”

    不过,等武士彠说完,萧寒却立刻皱起了眉头,怎么没有武则天,或者武媚娘?难道这位传奇人物还没出声?

    低头正想着呢,突然,萧寒就听柴绍的大嗓门在耳边炸响:“喂喂喂!你老打听人家闺女干什么?人家才八岁啊,禽兽!”

    “谁,谁打听人家闺女来?”萧寒听到这话,差点当场一口酒就喷出来!抬头一看,正见柴绍瞪着大眼珠子盯着自己,一副老子很鄙视你的模样。

    “我做什么了我?”萧寒欲哭无泪,正待辩解,却听李孝恭不急不慢的声音传了过来:“哎,老柴,你这就有些不地道了,哪有拿儿女开玩笑的?”

    不愧是儒将,李孝恭道理还是很明白的!皱眉呵斥了柴绍一句,然后就对一脸感激之色的萧寒道:“我倒是觉得,萧寒是想跟小五做个儿女亲家,所以才问这么仔细!萧寒你说是吧?”

    “是是是……嘎?是个屁!”

    萧寒听到前半句,还在不住地点头,感激李孝恭仗义直言,可听到后面,越来越不对劲!

    什么儿女亲家?该不会要把她许配给自己的娃吧?

    我勒个去,那可是千古第一女帝,武则天啊!狠起来,连自己儿子都不放过的人物!我要是答应了,岂不就变成天底下最坑儿子的爹了?

    想到这,萧寒额头都起了一片汗珠,柴绍看他的模样,愣了一下,忍不住指着他再次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跟你开个玩笑,你还当真!”

    萧寒不知,柴绍确实只是在开玩笑!

    虽然这年代有指腹为婚一说,但那也只在多年的至交好友中才会出现!哪有如此草率,一顿酒就能定下来的?这不是在拿儿女的幸福在开玩笑?

    再说了,这边女娃都五岁多了,那边还没落生,光年龄上,他也不合适啊?”

    “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PS,关于武则天姓名一说,历史并没有十分可信的记载传下来。

    武则天,中的则天,是尊称,取自“则天大帝”。

    武媚,则是她在李世民身边当才人时候所取。

    武曌更是她当上皇帝后自己创造的字。

    书中所写的武珝,在正史里出现过一次,也就是《新唐书》中记载:“则天顺圣皇后武氏讳珝,并州文水人也”。

    不过关于这个名字有两种不同的看法,一种是认为武则天确实叫武珝。但是还有一种是有人认为这是后人在传抄《新唐书》的时候抄错了,所以就这样以讹传讹流传下来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大唐最精彩的两个女人,武则天和平阳公主都没真实姓名流传下来,是巧合?还是因为别的?

章节目录

大唐腾飞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书斋只为原作者青岛可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岛可乐并收藏大唐腾飞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