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那只黑鹰飞走的时候,我就感觉自己装逼装大了,刚才应该让那只鹰明白,老子是真的出不去了,好求求它带我出去,可是现在只能想想了,却再也出不去了。

    我的心情突然不好了起来,只是这出路还必须找啊,只能回到原地,看看那个石门,到底还能不能落下来了。

    那个该死的小狐狸,有朝一日让我遇到了它,我一定要了它的狐狸命。

    我摇了摇头,一边往回走着,一边想着到底怎么找到那个出去的机关,不过我却突然听见了“扑棱,扑棱”的声音。

    “黑鹰?”我高兴的大叫了一声,然后连忙转身看去。

    果然是黑鹰,当时我就兴奋的已经不行了,要是可以的话,我真的想上去抱住它,好好的亲上一口。

    只是,它的嘴里好像含着一根长长的东西,正晃晃悠悠的朝着我飞了过来。

    我离它有些远,所以看不太清楚,也不知道它的嘴里含的是个什么东西,不过等到它离我越来越近的时候,我才发现竟然是一把长剑,一把黝黑的长剑。

    “当啷……”

    黑鹰一飞到我面前的时候,就把那长剑扔到了我的面前,我看了看,然后把长剑拿在手里,对着黑鹰好一顿的比划,问问它到底是什么意思。

    黑鹰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朝着我点了点头,然后又震动起了翅膀。

    卧槽,不会是又要飞走了吧?你给我把长剑就走,我这不还是出不去嘛?尼玛,这可真是倒了霉了。

    不过,黑鹰这一次并没有飞远,速度也不快,而是慢慢地朝着石门的地方飞了过去。

    这家伙估计是想报答我,想把我带出去吧,这个时候,我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于是把长剑拿在手里,就跟在了它的后面。

    不一会儿的功夫,我们就来到了石门这儿,只是黑鹰并没有示意我机关在哪,只是飞到了一块石头上,然后就呆呆的看着我。

    我一看,这家伙的翅膀还在流血,估计是想让我治伤,于是我连忙掏出了银针,走到它的面前。

    黑鹰见我过去,倒是特别的配合,直接就把翅膀张开来了,于是我把银针扎在它的翅膀上,然后催动我体内的真气,一两分钟就把它的伤势治好了。

    现在给人治病,治伤,我基本上是手到擒来,根本就不要多少的时间了。

    治好了黑鹰之后,我便看着它,希望它能给我示意下机关到底在哪里,可是黑鹰也看着我,并没有任何的示意,我们俩就这样相互看着,像是两个傻子似的。

    我已经无语了,就这样看下去,我也出不去啊,不过我倒是看得有些累了,于是就把手中的那把长剑直接的放在了地上。

    可是,黑鹰的眼睛竟然随着我把长剑放在地上,然后又呆呆的看着那把长剑。

    这是什么意思?不会是说我能不能出去,就靠这把长剑了吧……这可不一定啊!说不定就是靠这把长剑呢!

    想到此,我弯腰就又把长剑拿了起来,然后朝着石门比划了比划。

    这还别说,当我朝着石门比划的时候,那只黑鹰竟然朝着我点了点头。

    “小黑,我晓得了!你是让我把石门劈开是吧?”我拿着长剑,有些兴奋的看着黑鹰。

    黑鹰不出所料的朝我点了点头。

    “来来来……”我把长剑递到了黑鹰的面前,说道:“你试试!你这太开玩笑了吧?一把剑就能把这么大的石门劈开,这不是开玩笑么?”

    黑鹰见我把剑递了过去,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看了看长剑,又看了看石门。

    这意思很明显了,它并认为这是什么玩笑,还是要让我劈开了这石门。

    我拿着长剑看了看黑鹰,又看了看石门,说道:“你确定?”

    黑鹰茫然的点了点头。

    “行嘞!你说行就行,那我就劈下试试。”我把长剑从剑鞘里抽了出来,不过抽出来的那一刻,我突然发现,金光四射,整个密室里都光芒闪耀。

    哎哟喂,这不用说了,肯定不是凡物了,这说不定真的能劈开石门啊!

    看到这里,我不再犹豫,直接举起了长剑,然后铆足了力气,不过我还是又问了一句,说道:“你确定啊!”

    黑鹰继续茫然的点了点头。

    “行!啊……”我说了一声,然后大吼了一声,手中的长剑就用力地朝着石门劈了过去……

    “嘭……咔嚓……”

    我的耳边顿时发出了巨响,眼前也瞬间都是烟雾,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听到那声音,似乎是明白了,石门已经打开了。

    须臾,眼前阳光刺眼,卧槽,这把剑真的是神剑啊,这么大的石门都劈开了,这真的让我喜出望外。

    我收起长剑,回头想看看黑鹰,可是此时,黑鹰已经飞到了我的肩膀之上,于是我拍了拍它,说道:“小黑,你太棒了!等会出去了,我去给你找吃的。”

    这个时候,黑鹰还是朝着我点了点头,虽然它没有表情,但是我知道,它对吃的还是比较在意的。

    “李洪阳,你快点放了周彤和李信他们!你看见了么?石门都已经裂开了,等会江晓出来的话,一定会杀了你的。”突然,我的耳边传来了沈思雪的声音。

    “让我放人?怎么可能呢?还和我说什么江晓?他能出来么?不可能的。他肯定早就死在了里面了。这里面还有着九尾狐狸,即使九尾狐狸杀不了他,还是变异的蝙蝠,你们想想,他真的能活着出来么?”李洪阳的声音也传了出来。

    哟,沈思雪也追来了,李信也找到了,只不过周彤怎么也来了?这就有些奇怪我。

    “嗷……”突然,雪狼的声音传了出来。

    “听见了没有?雪狼叫了,雪狼一叫,江晓肯定就活着出来了。”胖子对我倒是非常有信心的。

    “是啊!晓哥一定会出来的!”高翔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还不错哦,这几个小子还能猜到的我会出来,我平常还是没有白对他们好啊!

    “李洪阳,你是不是怕见我啊?是不是不想见我啊?”我站在烟雾里看着眼前的一切,虽然看不见什么,但是我还是要装装样子的。

    时间过得不长,一两分钟之后,我面前的烟雾终于散了,而眼前所有的人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这个时候,我也看清楚了,李洪阳站在一边,在他的身边有着李信,以及张家的父子,还有着周彤,而在李洪阳的身边还有一人,穿着一身的黑色衣服,看不出到底是个什么人,而那个黑衣人的旁边,站着的竟然是那只小狐狸。

    不过,我并没有在乎他们,而是直接走到了沈思雪的面前。

    “小雪,你可真行啊?你是怎么来到这儿的?”我看着沈思雪问道。

    沈思雪朝着我翻了个白眼,然后扭了我一下,就朝不远处指了指。

    我连忙朝着那个地方看了过去,只见周洋,老鬼,老三,猴子,张岚等等,所有的人都已经来了,顿时我就有些迷糊了,这些人怎么都来了?这里不是孤岛么?怎么会这么多人都来了呢?

    “是不是有些疑惑啊?”张岚看着我问道。

    我看着张岚,感觉好长时间没见,她变得又漂亮了,不过我还是说道:“是有些迷糊啊,你们怎么都来了?”

    这个时候,周洋把猴子推了出来,说道:“其实猴子是个特异功能者,我们能找到你,也是多亏了他。”

    “什么特异功能,我就是能闻到江晓身上的味道,不问他去了哪里,我都会找到他的。”猴子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卧槽,你是狗啊!”我在心里腹诽了一句。

    “江晓,你还不过来受死?在那儿说什么说?”突然,李洪阳的声音极不融洽的传了过来。

    “等下,等会老子就会要了你的命的。你先等一等!”我很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自从我握住了那把长剑,感觉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挡得住我了。

    “你……”李洪阳指着我,却说不出话来。

    我看都没看他,然后再次走到沈思雪的面前,问道:“周彤怎么来了?”

    沈思雪看了我一眼,就把周彤的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一直要逼迫张岚嫁给那个傻子的杨家,他家的大儿子是个花天酒地的小子,正好去了周彤的所在酒店里,而正好他也看上了周彤,然后两个人就好上了。

    其实,周彤在我的心里绝对是个好女孩,她只是为了自己的家庭,以及她男朋友的家庭,才变成这个样子的,她也是被逼无奈,所以说,这就是个操蛋的生活。

    两人好了以后,杨家的大儿子有事没事,就吹嘘自己的家里多有钱,自己又干过什么惊心动魄的事情,而他就是这么口无遮拦的时候,无意中说到了我和李信之间的事情。

    其实,李信发信息给我,说有人在逼迫他和张岚的父亲张靖海的时候,这伙人就是杨家的人,而他们把李信他们逼到森林里,就是想引诱我出来,然后把我们一伙人一网打尽,这样子一来,张靖江不但能得到张家所有的财产,而且杨家也能把张岚据为己有……

    周彤一打听到这个消息,立刻联系了沈思雪,于是这两个大胆的小女人,竟然没有告诉任何人,就直接到森林里来找我了,只不过两人迷路了,这才误打误撞的来到了女族,然后又被李洪阳抓了起来,接着就发生了后面的事情。

    至此,我的心里怒火冲天,于是指着李洪阳说道:“李洪阳,来吧!今天我们俩之间的事情,就好好的解决一下吧!”

    “哼!”李洪阳冷哼了一声,然后指了指身边的黑衣人,说道:“这位是巫医族的族长,我们巫医族想要灭了女族和异士族,现在已经灭了异士族,现在就剩下女族,而你江晓却一心想要帮女族,现在我们族长要亲自动手杀了你,你就等着受死吧!”

    “刺啦……”

    李洪阳的话刚刚说完,那个黑衣人就撕掉了身上的衣服,然后一个肌肉发达的中年汉子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接着他手里拿着一个盒子,说道:“小子,今天就是你们所有人的死期,看着吧!这里面是我炼了一辈子的蛊,只要我洒出去,你们就会瞬间消失,和异士族的人一样去见阎王吧!”

    巫医族的族长刚刚说完话,没有给我们准备的时间,立刻就打开了盒子,想要把盒子里的蛊扔出来。

    “噌……”

    但是,我也没有给他时间,直接拔出了长剑,顿时又是金光四射,而此时,我身上的铜镜也自己飞了出来,然后慢慢地变小,接着一道金光就镶进了长剑之中,而此时另一个黑衣人突兀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江晓,你知道我是谁么?”那个黑衣人站在我的面前,对着我慈祥的说道。

    我看着他摇了摇头。

    “那你再看看呢?”那个黑衣人也把身上的黑衣脱掉,然后一个白发的老者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你是?”我看着眼前的老者,感觉特别的熟悉,只是一时半会却想不起来再哪儿见过。

    “我是你前世的师父,只因你犯下了滔天的打错,所以让你转世投胎,经历人世间的痛苦,不过还为师放心不下你,上次你妹妹被绑架,可就是为师给你开的车啊!不过,我总不能一直帮你,于是我借着张义锦之手,教了你一些功夫,让你能保住性命就行!谁承想,你竟然得到了你上一辈的宝物,黑镶剑与黄玄铜镜,这也是你和它们有缘,你就留在身边吧!不过,你等一会,要杀了那个族长,替异士族的人报仇吧!”

    听了这个老者的话,我脑海中突然出现了更多的信息,原来我上一辈子确实是这老者的徒弟,而且还是首席大弟子,修行,医术,功法样样精通,但是我有一个师弟,为了逼迫一家普通人家的几个儿女嫁给自己,正好被我撞见,我看着那普通人家的女儿特别的可怜,于是就直接杀了自己的师弟,但是我师弟临死之前,竟然元神出窍,也把那一家人全都杀死。

    我这才被师父赐死而转世投胎,不过那一家的女儿,竟然也转世投胎,分别为沈思雪,周彤,凌菲,叶雪,秦淑雨,张岚……这也让她们都和我有了些瓜葛,而我师弟竟然投胎做了这巫医族的族长,这一世,终究还是要我来杀他。

    至于,我之前在山洞里看见自己被做成石人灯的事情,也全是这个师弟用法术让我出现的幻觉,而且我之前遇到的种种磨难,也都是他搞的鬼,不过好在师父用法术把他困在了这个岛上,让他出不去这座孤岛,这也让我能走到了今天。

    “师父,那我什么时候能回到你的身边?”我看着师父恳切的问道。

    “这一世你注定享尽荣华,下一辈子依然还是我的徒弟。”师父淡淡的说完话,然后转眼就消失在眼前了。

    等到我师父一消失,我便拿着剑指着巫医族的族长,说道:“师弟,这一世,你还要死在我的剑下。”

    “你还知道我是你的师弟?受死吧!”巫医族的族人把手伸进了盒子里面,即将要把蛊拿出来。

    可是,我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让他得逞了,于是我口中默念一决,黑镶剑上的黄玄铜镜就飞了出来,然后慢慢变大,接着就把沈思雪他们罩在了里面,接着我举起了长剑,飞身欺到巫医族族长的身边,一剑金光四射的就劈了下去。

    “噗……”

    族长也就是我的师弟,直接被我一剑劈死,但是他依然说道:“江晓,这一世,我竟然还没有斗得过你?”

    “去吧!”我只是说了一句,师弟就倒地不起了。

    “江大侠,江大侠,你饶了我吧!”李洪阳一见,二话没说就给我跪下了,想要我饶他一命。、

    我看着他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接着就拿出了师弟的那个盒子,然后把里面蛊给洒了出去,顿时李洪阳以及他的手下,还小狐狸和巫医族所有作恶的人,全都瞬间消失,烟消云散。

    此时,我终于替异士族报了仇,而且也救了周彤,后来我对她说,不问她以前做过什么,我都不嫌弃她,你既然能愿意为我涉险,我也愿意娶你为妻,这也让周彤感动万分。

    杀了师弟和李洪阳之后,我带着众人来到了现代的社会,然后那些护卫们也顺利的回到了各自的家族,成为了各个家主首屈一指的族长,这样也让我成为了整个华夏的首富,更是奠定了我成为强者的基础,当然了,那个派出所的王队也被苏所长抓起来判了刑,至此,苏所长才表明身份,他一直都是忠于职守,为什么抓到无恶不作的李家兄弟,才对王队做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为的就是拿到证据一网打尽。

    那都已经不关我的事情了,周洋他们也成为了各个公司的董事长,这一辈子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而张岚,沈思雪,叶雪,凌菲,周彤,秦淑雨他们全都成为了我的老婆,至于一直逼亲的杨家,早已经吓破了胆子,亲自上门下跪道歉,我也既往不咎饶了他们的性命,当然了还有张璐,她虽然和我有缘分,但是我却没有娶她,因为我一直只是想要帮她而已。

    虽然我知道下一辈子,我将要去找我师父,但我还是准备好好享受这一辈子的荣华富贵!

章节目录

千万大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书斋只为原作者木成雪本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成雪本尊并收藏千万大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