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几天里,胡佑民整天呆在作战室,制定作战计划。他一会儿在巨幅军用地图前发呆,一会儿围着沙盘转来转去。

    武鸿远去帮着训练军队了,支和泰窝在作战室角落的沙发上,摆弄着一支Glock17手枪,反复地拆开、组装。

    有时用匕首在一块木头上雕刻着,对胡佑民和孟婉清不闻不问,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如果你因此而忽视他的存在,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周围任何细微的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并且能在第一时间将危险厄杀在萌芽状态。

    孟婉清则像一个新婚的小媳妇,整天围着胡佑民转,她不再像以前一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而是安静地在陪在他身边,脸上充满幸福的微笑,深情地看着他思考、写写画画,不时递上一杯茶水,让他休息一会儿。

    经过三天的忙碌,终于将作战计划制定好了,找来丹拓、苗伦等人商议了一会,完善了一些细节,最终定稿。

    现在堪古拉除开警卫兵力,有五个整编营,一个特战队,将近2300人,而星梓镇和加蓬镇的兵力加起来还不到900人。

    而且在武器配置上要比对方强很多,在火力、兵力上有绝对的优势,既使强攻也能轻松拿下这两个镇。

    但胡佑民为了减少伤亡,以最小的代价拿下星梓、加蓬镇,制定了大穿插的运动战,闪电战。

    晚上召开了营以上军事会议,胡佑民在会议上讲解了作战计划后,开始下达作战命令:“命令一营和特战队为先锋部队。”

    “在潜伏人员的策应下,特战队清除敌人外部警戒,配合一营长途穿插,在预定时间内到达预定地点,和后续部队对敌人进行分割、包围、歼灭。”

    “先锋部队的作用就像一把锋利的匕首,直刺敌人心脏。你们不要和敌人恋战、纠缠,而是长驱直入。”

    “你们将敌人撕开一个口子后,将作战交给后续部队,继续前进,你们穿插的速度越快,战斗就结束得越快。”

    “将全军三分之二的皮卡车、大卡车调配给一营和特战队使用,而且全部配备自动武器、加配轻重机枪、火箭筒。”

    “二、三、四、五营,各留下一个连在原地驻守,其余人员由各营长自亲带队,参加这次战斗。”

    “二、三营的任务是全面占领星梓镇,四、五营的任务是全面拿下加蓬镇。”

    “为了跟上一营的速度,四、五营要事先潜入加蓬镇一至二个连,潜伏、接应地点由你们和一营商量确定。”

    “后天晚上九点整发起进攻,现在你们回去做好相应的准备工作,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保证完成任务。”大家齐声答到。他和丹拓、苗伦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见他们没什么要讲的,便宣布散会。

    在回去的路上,孟婉清搂着他的手臂说:“佑民,你刚才在会上的样子好帅,像一个大将军在指挥千军万马。”

    他逗她说:“和你爸比呢?有没有他帅?”她歪着头想了一下说:“比他还要帅,嗯,我想想,那神态和我爷爷差不多。”

    “得,你这是损我呢,你爷爷是身经百战的老将军,我怎么能和他比?”他捏了一下她的鼻子说。

    她扭下头,撤挢地说:“我是说有点像嘛,咳,你还别说,不知你底细的人,还真以为你出身军营呢?”

    “那份自信、那份从容,就像你指挥过无数次战斗似的。整得我都一楞一楞的,嘻嘻。”

    “怎么?敢怀疑你老公我的能力?是不是欠收拾了?”他作势要去捏她的耳朵。

    她一偏头躲开了,笑嘻嘻地说:“好老公,我再也不敢了。”两人打闹了一阵,他拿出卫星电话说:“这事得告诉吴支队长一声。”

    想想又觉得不妥,将电话递给她说:“你来打好一些,将这次行动含糊地说一下,让他们在边境做好防范。”

    她也是冰雪聪明的人,一下明白了他的意思,拿出自己的卫星电话打给吴支队长:“吴叔,听说这几天这边会有一些冲突,你多注意一下,免得这边的人跑过去伤了国内的老百姓。”

    他们先到汪海桃的住处,陪她聊了一会天,叮嘱医护人员照顾好她,才回到汪可心的住处。

    今晚是轮到她这儿休息,她正坐在床上看书等他。见他回来,她要起床给他打水洗脸。

    虽然家里有佣人和勤务兵,但她喜欢亲自给他打水,亲自侍候他。他连忙拦住她:“可心,我自己来。”

    刚洗涑完,孟婉清过来了,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胡佑民知道她的心思,想让自己过去陪她。

    他们也算新婚燕尔,蜜月都没度完,多陪她几天也不过分,可汪家姐妹都有身孕了,也渴望他多陪一下。

    哪个说的老婆越多越好?他真想将这人揪出来暴揍一顿。看着两个女人期盼的目光,他心一硬,劝孟婉清回房休息。

    等婉清黯然离开后,他才无奈地上床休息,可心趴在他怀里,有些谦意地说:“佑民,我是不是有点自私?”

    “没有,是我不好,我不该招惹这么多女人,搞得现在我不能照顾好你们。”

    “佑民,别那样说,我们都是心甘情愿的。是我不好,你和婉清连结婚仪式都没有,我该多让着她一点,你以后多陪陪她吧。”

    “别说了,我累了,早点休息吧。”

    经过二天的准备工作,各营都做好了战斗准备,晚上九点之前,所有的部队都进入了预定位置。

    作战室灯火通明,步话机、电报声此起彼伏。指针慢慢指向九点,胡佑民拿起步话机:“各单位注意,预备……进攻。”

    一时枪炮声大作,撕裂了静谧的夜。呼啸的炮火,染红了天空,大地在炮声中颤抖。

    在炮击之前,特战队已经清除了敌营外围哨兵,吞钦让一连潜伏到敌人阵地前,等炮击一停,一连的自动武器一齐开火。

    被炮弹炸晕的敌人,没料到人民军上来得这么快,根本来不及组织反击,很多人在稀里糊涂中被击杀。

    吞钦带着二、三连冲杀过来,一阵扫射过后,也不理会剩下的敌人,带着人朝后方冲去,敌人有些发懵,这是个什么情况?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二、三营冲了上来,对敌人进行了最后的绞杀,这些人只进攻和防守的作战经验,哪里经历过这种接龙似的打法?

    没多久,敌人死的死,降的降,边境线很快就被拿下了,留下一个排打扫战场,大部队朝一营方向前进。

    特战队走在最前面,遇到敌人就是一阵猛冲猛扫,突破敌人防线后继续前进。吞钦带领一营紧随其后,给发懵的敌人补上一刀。

    吞钦是一员虎将,敢拼敢打,喜欢打硬仗。这种猛冲猛打很对他的胃口,他兴奋地身先士卒,端着一挺轻机枪,哇哇地叫喊着,冲在最前面。

    胡佑民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这几天部队大规模地调动,都成功地瞒住了虎刚,这也是一起非常成功的偷袭战例。

    接到报告的虎刚非常震惊,准备休息的他,急忙到赶到司令部,召集人员、调动部队组织抵抗,增援部队还没有出发,就传来前线失守的消息。

    他无法相信这是真的,就算敌人再强大,自己的部队坚守一、二个小时应该没问题吧?这才半个小时不到,就突破了边境线,这也太扯了吧?

    但他知道,在这种事上没有人敢谎报军情。回过神的虎刚,急令原准备去增援的二团,在司令部前组成第二道防线,又令星加边境的部队回防司令部。

    命令刚下达完,突然一枚*在司令部大门前爆炸,紧接着是第二枚、第三枚。。。。。。接下来枪声大作,如同千军万马攻了进来。

    虎刚一边慌乱地命人还击,一边朝后门逃跑,他现在顾不上想敌人怎么会来得这么快了,他一心想着怎么逃走?逃到哪里安全?

    在堪古拉司令部作战室,作战参谋根据前线的汇报,不停地在地图上标注着部队到达、占领的位置。

    看着红线慢慢贯穿星梓镇,小红旗也快速插满星梓镇,胡佑民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紧张的作战室开始传出开心的笑声。

    孟婉清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实战,开始非常紧张,紧紧地挨着他,见一切都朝着他的预计方向发展,才放下心来。

    他拿出步话机,首先向他们表示祝贺,然后说:“特战队、一、四、五营按原计划行动,尽快拿下加蓬镇,不要给敌人反应和部署的时间。”

    “二、三营留在星梓镇,追剿残敌,不要有漏网之鱼,留下后患。清剿完成后,就地驻防,安抚百姓。”

    星梓镇的战斗,让加蓬镇加强了边境的兵力,但他们没想到的是,人民军早己潜伏了二个连在他们身后。

    吞钦此时没有了偷袭的想法,对着星加边境一顿猛烈的炮击,然后发动强攻。潜伏的人民军从敌人背后发动袭击,很快攻破了敌人的防线。

    越战越勇的人民军,势如破竹,很快攻下加蓬镇司令部,大部分敌人投降了,有一小部分敌人朝中M边境逃去。

    等人民军追到边境时,那部分试图越境的敌人,全部被中国边防武警击毙了。战斗基本结束了,吞钦向胡佑民汇报战况。

    胡佑民高兴地对他说:“我们伟大的战斗英雄吞钦,祝贺你们,一营和特战队班师回朝,让四、五营清剿余敌和驻防。”

    放下步话机后,他大声告诉大家这个好消息,作战室的人都欢呼起来,开心地拥抱在一起。

    这是一次真正的运动战、闪电战,在短短的三个多小时里,进攻三十多公里,拿下两个镇,歼敌三百多人,俘敌五百人。

    而人民军的死伤不到二百人,真正做到了以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的胜利。这次战斗也再次将胡佑民推上堪古拉人民的神坛,将他奉为战无不胜的神。

    给大家庆完功后,胡佑民开始下一步的工作,一边组建堪古拉县政府,一边开采、加工玉石矿。

章节目录

草根胡佑民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书斋只为原作者樟树青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樟树青青并收藏草根胡佑民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