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初二,叶家小妹,身体无好转!

    正月初三,叶家小妹,身体依旧!

    正月初四,叶家小妹,疑是着凉,咳嗽一天!

    ……

    从正月初二开始,易云每天都要阴神出窍来一趟叶家,可越观察他这心里越没底啊,这叶家小妹的身体不但没见好转,反而是更差了。

    这……自己别说是得到叶萧的香火供奉了,就怕叶家小妹出了什么问题,叶萧连自己这个城隍爷都给记恨上。

    “少爷,今天家里来了客人,三老爷说你要是有空的话,到时候一起去大厅陪一下。”

    “我知道了,告诉三舅,我过一会来。”

    书房内,易云的思绪从叶家小妹的事情中收回,目光开始落在桌子上的信封上,这样的信封在书桌上还有三封,全部都来自于京城,是自己那位妹妹寄过来的。

    从年前开始,自己那位妹妹就开始给自己邮寄书信,信里内容倒是没有多少重要的内容,就是把她每天发生的事情,一些她觉得有趣的事情,到后面一封则是一些日常生活也给写下来。

    比如今天吃饭的时候多吃了一碗饭,今天天气有些冷,起床起晚了,就好像是一个妹妹思念哥哥,想把自己每天所经历的一切都告诉哥哥。

    前面两封信,易云都没有回应过,不过现在他觉得自己可以回一下了,生活日常嘛,就当是写日记了。

    “小妹好,收到你的来信,二哥很是高兴,这个冬天很是冷,我院子外的有两颗树,一颗是枣树,另外一颗也是枣树,可今年有一颗已经是冻死了……”

    洋洋洒洒写了差不多有三百多字,易云这才收笔,把信装入信封中,这才走出了书房。

    “易安,把这信交给驿站那边。”

    易安拿着信封急匆匆走出去了,易云这才不紧不慢的迈步走向前厅,等到了前厅之后,发现前厅已经是有不少人了。

    男女老少,不下十个人,二舅和三舅正陪在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两侧,众人正笑着聊天,不过易云进来之后,谈笑声便是消失了。

    易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大厅内这些陌生人都用一种打量的目光盯着自己,眼神中有着某种窥探之色,似乎是要把自己给看个通透。

    “小易来了,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苏爷爷,和你外祖父当年是同窗,是同一科的州生。”

    二舅殷明笑着站起身,给易云挨个介绍。

    “苏爷爷好,各位叔叔伯伯好。”

    一番介绍,易云也算是知道这些人的来历了,这位都是这位苏爷爷的后代,而这位苏爷爷也是光阴郡人,当年和自己外祖父是一同参加的州试。

    州试结束之后,两人又一同前往京城参加国试,因为是同乡,相互之间走动的多了,关系也就亲密了,可惜的是,两位老人在国试上都双双落榜了。

    落榜之后,易云的外祖父回到了光阴郡,而这位苏爷爷呢,则是选择待在了州城,因为当初过了州试之后,他没有回乡温习功课,而是选择留在了州城,结果在那里认识了一位姑娘,两人互生情愫,姑娘只等他考完国试之后上门提亲。

    虽说没有靠上国试,但能够成为州生已经算是半个官身了,那女子家里也没有阻拦,两人结婚之后,这位苏爷爷得养家糊口,于是便是放弃了继续科考,而是用家里祖传的医术,在州城开了一个医馆,生意很是不错,便是彻底在州城定居了。

    不过老人都有思乡情结的,这位苏爷爷也一样,医馆有了后代继承,他也可以放心,便是想着回到光阴郡养老,尤其是正月初一那天,这位苏爷爷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一颗老槐树。

    “那老槐树啊,是我爷爷墓地边上的,这是我爷爷在提醒我,我的寿命不多了,该回家了。”

    “苏伯,您这话可不吉利,您身体健康的很。”殷明连忙开口。

    “这人要走啊,跟健康不健康没关系,这是易云吧,你们家这孩子很不错啊,殷老弟在信里可没少夸赞呢。”

    “苏爷爷,我外祖父只是疼爱我,可当不得真。”

    易云知道外祖父对自己很好,可没想到外祖父和老友之间通信都会夸赞自己。

    “怎么能不当真,被蟒蛇卷走,临危不乱脱生,还能让城隍爷托梦,足见赤诚之心,比起我这些后辈可要强多了。”

    苏老这话一出,易云便是感受到易家的那些小辈看自己的眼神微微有些不善了,当下有些无语,得,自己又要被人给嫉妒了。

    “爷爷,鬼神之道毕竟是小道,读书明理考取功名才是正道。”

    大厅中一位和易云年纪稍大一些的少年站了出来,易云已经知道,这位是苏家第三代,是苏老爷子的长孙。

    “不至于吧,就因为我被夸奖了几句,就开始看我不顺眼了,这么小心眼?”

    易云看了这位一眼,笑了笑没有说话,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苏老爷子竟然接过了他孙子的话。

    “老殷可是一直在信里跟我说,说小易的学问做的很不错,刚好,我这一次落叶归根回到城里,虽说是颐养天年,但我这一把老骨头也是闲不下来的,准备在城里开一家医馆,缺那么一副门联,不如小易你给我想想。”

    苏老爷子眯着眼睛,而自己二舅和三舅却没有阻止,这让易云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平常了,这小辈们之间不服气,做长辈的按道理来说是应该禁止的。

    除非,两家的关系很亲密,亲密到你家小辈就是我家小辈的份上,可自己外祖父就算和这位苏老爷子关系很好,可一个在州城,一个在郡城,两家人之间的关系肯定是不会多亲密的,还没有到这份上吧。

    “小易,好好想想,你外祖父可是话说出去的,你可别给外祖父丢脸。”

    殷寻还怕易云故意藏拙,跟着开口了一句,自从自己外甥对家里的态度改变了之后,他也是发现了,自己外甥在读书上的天赋不差的,往日里只是故意没有表现出来。

    “容我思考一下。”

    既然三舅都这么说了,易云也就不多想了,对联嘛,他的记忆中还是有不少的,但要契合医馆的门联……

    有了!

    易云眼睛一亮,他想到了一副对联,是很契合医馆的,但却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故作为难道:“苏爷爷,二舅、三舅,我这对医药之术是一窍不通啊,这确实是有些为难了。”

    “你这小滑头,放心吧,就算做的不好,苏爷爷也不会怪罪的。”

    三舅殷寻一听自己外甥这话便是知道了含义,这是说他的对联可能不会涉及到医药里面的一些词汇,所以他也是直接给点明了出来。

    “没涉及医药没关系,就怕把什么酒楼茶馆的对联给套用上来。”

    苏家那位长孙再次开口,他也听懂了易云的话了,直接是把易云的某些套路给堵死了,这话的意思是说,你别拿那些放在什么行业都可以用的门联来忽悠人。

    “苏爷爷,我想到了。”

    易云都不搭理这位苏家长孙,沉吟一会后,道:“我对医药方面不懂,所以这门联便只能是跳脱出医药,但我想这门联应该是合苏爷爷的心境的。”

    “但愿世间人无恙。”

    上联出来,苏家其他人还不以为意,但苏老爷子原本眯着的眼睛微微睁开了一些。

    “何愁架上药生尘。”

    下联一出,苏家这位长孙嘴巴张的老大,原本心里准备好的反击和辩驳之词,瞬间是消失殆尽。

    “好,好,这对联好极了,老大,回去之后便是把这门联请大家给写出来,而后挂在医馆上。”

    苏老爷子激动的从座椅上站了起来,他行医一辈子,赚的钱也是足够了,现在回到家乡就是为了个落叶归根,已经是没了赚钱的心思。

    富贵还乡,求的还能是个什么,那就是一个名,求的是死后可以上郡城的县志,而易云的这幅对联恰恰是说到了他的心坎里。

    “学医者,就该有这种觉悟,小易啊,你这幅门联不亚于千金啊,不过你我两家也不是外人,我这润笔之费可就不给你了。”

    苏老爷爷开怀大笑,二舅和三舅也是一脸欣慰笑容,唯独易云心里咯噔了一下,苏老爷子这话好像有另外一层意思啊。

    “小易无论是人品还是学识我都很满意,这婚事我答应了。”

    易云懵了,有些不敢确定,朝着自己两位舅舅问道:“二舅、三舅,这婚事?”

    “你苏爷爷家的长孙女,年纪和你相仿,容貌才情也是上佳,你虽未及冠,但也可以订下婚事了,这是你外祖父和苏爷爷商议好的,这一次苏爷爷回来,可也是有考察你的意思。”

    二舅殷明很是高兴,给自己外甥订一门婚事,除了苏家那小女娃确实优秀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可以用此来堵住易家的心思。

    易云只是一个庶子,一旦结婚其实就跟脱离出易家没区别了,让一个已经结婚有家室的庶子守孝,还是让一个还未聘取的嫡子守孝,易家如果还坚持原来的计划,就该知道得承受多大的舆论压力。

章节目录

先生又要逃跑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书斋只为原作者九灯和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灯和善并收藏先生又要逃跑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