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楼船上的拍杆来拍击城墙,其实效果并不好。

    金翅大舰上的拍杆高四十五尺,大约相当于后世十二米左右,而城墙高达七八米,落差最多五米,和拍击水面上的船只相比起来,力道大为不足。

    而且城墙不比船只,这种硬碰硬的拍击方式,对拍杆本身的伤害也非常大。

    但拍杆上的巨石“咚咚”地砸下来,却还是令城头的齐军士卒心惊胆战,梁喜一连斩了两名惊惶逃窜的士卒,方才将其余兵士驱赶回城墙上,战战兢兢地用弓弩向楼船射击。

    齐军不用弓弩射击还好,对面楼船只用拍杆拍击城墙,虽然看起来恐怖,其实并伤不到人。

    但他们在城墙上一射箭,便立即引来了楼船上韩军将士的弓弩反击。

    城墙上的女墙垛口已被损坏大半,密密麻麻如蝗虫般的箭矢扑上城头,登时便射杀了数十名齐军士卒。

    这波箭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但梁喜心中却仍然惊惧不已,

    若贼军全力攻城,恐怕等不到高景安援军来到,这历阳城就得被攻破!

    ……………………

    “梁喜要投降,但又说要明日一早才开城门。”

    对于梁喜从城头射下来的降书,张和连一个字都不相信,若真有心要降,又何必等到明日?

    这一看就知道是缓兵之计。

    梁喜降不降都不重要,关键是要骗得高景安引兵来援。

    “想拖延等援军到来?”张和咧嘴笑道,“梁喜此举正合我意,杨参军,你立即写一封信投入城内,告知梁喜我同意他投降,但必须在明日午时之前打开城门迎大军入城。”

    书信很快用弓箭射上城头,不一会便收到了梁喜的回信,他在信中大诉苦水,声称城内将士不愿投降,让张和多给他一些时间去说服士卒,最迟在三日后,他一定会开城门迎接大军入城。

    “三日?合州到历阳近三百里路程,就算梁喜现下已经派人去合州求援,三日内援军也不可能赶得到吧?难道这梁喜还留了什么后路?”

    张和站在甲板上,若有所思地看着城楼,突然转头吩咐道:“将舆图拿出来!”

    中军亲卫小心翼翼地将舆图从油布袋中取出来,在案几上展平。

    行军作战离不开舆图,因此韩端早在吴明彻麾下但任游军军帅时,便偷偷地将军中舆图复制了一份出来。

    但即便是军中舆图,制作也是十分简略,因此这两年来,韩家盐队每到一地,都会将沿途地形绘画出来送给韩端,韩端则将这些碎片根据记忆重新组合起来,画出了这张新的舆图。

    新舆图仍然不是十分精准,但却将山川河流都画得一清二楚,张和很快在合州下面找到了巢湖,然后又找到了连接巢湖和长江的濡须水。

    “难怪梁喜要拖延三日,齐军若乘船从濡须水入大江,然后沿江而下便可到达历阳……”张和沉吟片刻,便命人去将杨析请来。

    “杨参军,你来看看,高景安的援军很有可能走濡须水求援历阳,如此一来,我们准备在小岘拦截援军的计划岂不是要落空了?”

    杨析刚一进舱,张和便迫不及待地向他问道。

    而此刻杨析的注意力却完全被那张舆图所吸引。

    在此之前,他只见过行商所画的舆图,那种舆图只能指示个大概方位,哪有眼前这张舆图画得这么精准细致?

    张和见他只盯着舆图不说话,于是走上前来,指着舆图上巢湖下面的方位说道:“你看,这就是濡须水……”

    “我知道濡须水。”

    濡须水之所以出名,是因为濡须口。

    濡须口指的是濡须山和七宝山之间巢湖的出口,两山对峙,形势险要,三国争霸时魏吴两军曾多次在此交战,史书中均有记载,因此但凡是见识稍广的读书人都知道它。

    “高景安不会走濡须水入大江!”良久之后,杨析才下了这个结论。

    “为何?”

    “因为齐陈两国签订过和约。”

    这个理由确实有一定的道理,正因为两国签订过和约,陈军才一直没对淮南用兵。

    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周国的压力,陈齐两国都非常清楚,若两国之间发生战争,最后得利的一定是周国,所以这些年来双方都极为克制。

    至于和约,在任何时候都不重要,后世陈国发起太建北伐全取淮南,何曾将陈霸先与高欢签订的那份和约放在心上?

    “陈周两国对峙于大江,齐国在这个时候肯定不会介入其中,若只是从大江经过还好,但我军抢占了横江浦,齐军要进历阳,就得先在大江上打败我军水军。”

    “而且北人不识水战,大多士卒还会晕船……”

    听到这儿,张和忍不住笑了起来:“士卒竟然还会晕船?”

    “这便是南北之间的区别了,南人善操舟,北人善驰马,各有所长。”

    杨析笑了笑,随即又道:“因此,我断定高景安不会走濡须水这条水路,最大的可能……”

    说到这儿,他指着舆图上濡须口所在的位置:“齐军最大的可能,是乘船渡过巢湖在此处下船,经小岘走历阳,如此也可省一半路程。”

    “那就只有一百多里陆路……”张和仔细又看了一遍舆图,皱眉说道:“如此说来,高景安依然会在三日之内抵达历阳。”

    “不是三日!”杨析竖起两根指头,“若今日梁喜派出快马求援,最多再过两日,齐军就有可能到达小岘,我们必须得赶紧前往小岘了!”

    刚说到这儿,却有一名亲卫士卒进舱来禀报道:“军帅,方才游骑回来禀报,说已经有两批快骑出北城望合州方向去了。”

    “此时快骑出城,定是求援信使无疑!”

    张和令亲卫收好舆图,略作沉吟之后,便开始下达命令。

    “参军替我给梁喜回一封信,告诉他,三日之后若再不献城归降,破城之日便是其授首之时!”

    “传令!韩七郎所率水军依旧围城,大军主力未回之前,只围而不攻。”

    “再令吴律敬领一百游骑并五百步卒,将历阳进出路口尽皆封堵,不许再放一人一马进出!”

    “其余诸部将士,立即于横江登岸埋锅造饭,两个时辰之后前军开拔,于二十里外扎营!”

章节目录

南朝枭雄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书斋只为原作者小河有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河有水并收藏南朝枭雄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