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切平息,原本的水井则是直接彻底消失,只剩下一个直径数丈还冒着青烟的巨大焦坑。

    章回等人一脸骇然的从后面走出来,久久无言。

    陈川也不在意众人的反应,反正自之前尸王的事情之后他是修士会雷法的事情也已经暴露,所以也就不再遮遮掩掩。

    “章捕头,水井里面尸体的事情我已经处理,想来不会再滋生出什么厉鬼怨魂,不过接下来的具体调查,就只能靠章捕头你们自己了。”

    陈川又对章回道,意识就是说,水井里面尸体的事情我已经帮你们处理了,但是接下来的具体调查工作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

    “多谢川公子了。”

    章回也是对着陈川拱手道谢一番,不再多求,他自然也不会要求陈川太多,毕竟陈川帮他们本就是情分,可不是什么义务。

    傍晚时分,陈川独自回到少阳城,章回等人则是继续留在了李家村附近调查。

    “二哥,怎么样,李家村的事情有调查出什么吗,听说整个李家村的人尸体都在水井里面,是不是真的。”

    一回到家,陈阳就快步好奇的向陈川凑了上来,如今李家村的事情也早已在少阳城传开,这么大的事情,没有人不关心,陈阳也不例外。

    “没有,事情还没有头绪,我过去只是帮忙埋了一下尸体,具体事情还要等章捕头他们的调查。”

    陈川摇了摇头,目光也看向陈阳,这段时间下来,他对自己这个三弟的感观慢慢的也改变了不少,虽然陈阳有点不务正业,整天只想着吃喝玩乐找妹子,但是陈阳有一点很好,那就是很有自知之明,做事也有一定的分寸,最主要的是能听进话知好歹。

    就像这次尸王的事情之后,陈阳就自觉的在家待的时间多了起来,不再随便出去厮混,就连出去找女人的次数都大大减少。

    因为陈阳也意识到,如今整个少阳城明显越来越不安稳了,就连鬼船都出现在了少阳城内,天知道还会不会隐藏着什么危险,这种情况,还是老老实实待在家里等风波过了再说,妹子乐子以后有的是时间,但是万一遇到什么危险丢了小命,那可就真的悔之晚矣,什么都没有了。

    “二哥,我怎么感觉现在外面好像越来越不太平了啊,先是瘟疫,然后是鬼船,现在又出这么大的事,总感觉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陈阳又目光闪烁了一下道,他感觉最近少阳城下的各种事情似乎频发了些,不像是什么好的征兆,可能要出大事。

    陈川闻言神色微动,想到了上次和胡不美见面时胡不美的话和提醒,一拍陈阳的肩膀提醒道。

    “确实不太安稳,这段时间你尽量不要随便外出,尤其是晚上,能不出门就尽量别出门了,等这段风波过了再说。”

    “放心吧二哥,我晓得。”

    陈阳当即也是郑重的点了点头。

    晚上,陈川又见了自己父亲和二叔,还有自己大哥陈堂,目前整个陈家中,也基本是四人主事。

    陈川将李家村的具体情况告诉自己父亲、二叔和大哥三人。

    “这次李家村的事情不简单,那些人都死在水井里,而且死状诡异,全部面部朝天,绝非一般普通人所为,甚至我怀疑恐怕都不是人为,这段时间的话,我建议家里的人都尽量不要外出远商了。”

    陈川开口道。

    对于陈川的话和判断,无论是陈忠还是陈业亦或者陈堂都没有丝毫怀疑,如今整个陈家中,陈川虽然不管陈家下面的商业事情,但已经是陈家绝对的主心骨。

    “那就收缩产业,尽量控制远商。”

    陈业点了点头是,虽然这样会亏损,但是比起他陈家今后的长远发展,根本不算什么。

    “另外,尤其是晚上,我建议家里的人接下来都尽量不要晚上出门,我从那些江湖人口中得知这些人是听说有什么重宝要在我们少阳县境内出世他们才赶来,如果消息时真的,恐怕接下来我整个少阳县都不会平静,先不说各种三教九流的人,恐怕一些想不到的东西都会出现。”

    “如果真是这样,怕不是要血流成河。”

    陈业脸色严肃道,他非常清楚,这些宝物,越是贵重,吸引力就越大,引起的争夺杀戮必然也越大,天下多少的腥风血雨就是由这些所谓的宝物引起。

    “多事之秋啊。”

    陈忠一叹,面露沉重之色。

    “那我们怎么办?”

    陈堂问道。

    “我建议收缩我们陈家的势力,不管是不是真有重宝,此事我们陈家都不参与,我们就守着我们陈家自己,安然度过这次风波就行了。”

    陈川提议道,陈业当即点了点头。

    “我赞同进之的话,宝物虽好,可也要有那个实力拿,如果没有实力,拿到也只会是灾祸。”

    “嗯,那我们陈家接下来就守住自己好了。”

    陈忠当即也点头,将事情定下基调。

    无论是陈忠也好、陈业也罢,都十分冷静,丝毫没有因为得知重宝的消息就心生抢夺什么的,因为他们都清楚,宝物虽好,但也必须要有足够吃下的实力,否则没有足够的实力,那么就算强到手也只是招祸。

    他陈家百年基业,如今又有陈川前途无量,根本不需要冒这种险,只需要等到后面陈川彻底成长起来,他陈家自然就会崛起甚至一飞冲天。

    而且如今陈业也得到寒冰真气功法,又有陈川用真气制造出来的冰窟作为修炼场地,一旦修炼成功,就能踏足后天境界,到时候他陈家的实力将更上一层楼。

    随后的时间,陈家再次开始收缩自己产业。

    整个少阳城也因为李家村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但是又一连三天过去,衙门却一点线索都查不出,反倒这时候,少阳县下又一村子出事,这次村子的人更多,是一个足有三四百人的大村子,结果如李家村的一样,所有镇子里的人全部失踪,甚至连尸体都没有再找到。

    而且与李家村一样的是,出事的这个村子中,每家每户的门口都同样挂着一个写着大大‘阴’字的白灯笼。

    这一下,整个少阳城的人都不淡定了,连续两个村子出事,很多人都开始不安起来。

    尤其是出事的还这般诡异,鬼怪的说法开始流传。

    陈家的门庭开始热闹起来,一旦出现恐慌,人总希望有一个足够强的人站出来主持局面。

    而无疑,陈川就是现在整个少阳城中所有人的指望,就是知县田尧几天下来都往陈家走了不止五趟,他也没办法啊,衙门的那些衙役最强的也就一个入劲境界的章回,根本震不住场面,只能再度请陈川出面。

    然后,陈川就站出来公开说了一句一定会保证咱们少阳城的安全,顿时整个少阳城不安的局面就稳定了下来。

    对此田尧的心情是复杂的,他这个知县说千句万句,还不如陈川的一句话管用,也难怪现在人家都说这少阳城只知陈家二公子陈川而不知他知县田尧。

    田尧表示心情很受伤。

    当然,田尧也没有因此心生不满记恨什么的,因为他觉得,管辖下有这么一个强者坐镇帮忙震慑场面也没有什么不好,能帮他这个知县分担很大的压力,而且最主要的是,无论是陈川和整个陈家,并没有持势凌人,从未对他这个知县轻慢过。

    田尧又找到陈川商量着加上陈川的名义贴出了悬赏令,诚邀江湖人士帮忙一查究竟,正好如今整个少阳城下江湖人士众多,田尧觉得可以好好利用一下这些江湖人士帮忙查一查,大不了多给点钱,而且这些江湖人士各个都有武艺在身不乏强者,且很多都有一些过人的追查手段,又走南闯北的见识多,如果这些人愿意帮忙出手调查,绝对要比衙门自己强很多。

    不过田尧也知道以他的名声恐怕请不动这些江湖人,所以找到了陈川,征得陈川的同意后以陈川的名义发出了悬赏令,广邀四方豪侠,帮忙调查‘阴灯’之事。

    所谓‘阴灯’就是此次衙门对这两起案子起的名字,因为出事的村子都有白色的写着‘阴’字的灯笼,所以怀疑必然与这灯笼有关,这灯笼说不定就是凶手故意留下的。

    而事实证明,田尧的想法是正确的,陈川的名字一出,当场就有不少江湖人士接了悬赏。

    陈·面子果实能力者·川的面子在如今少阳城中这些江湖人的眼中还是很管用的。

    川公子的名声不是吹的。

    .....

    PS:今日保底两章更新送上,晚上还有一章加更,求推荐,求收藏,各种求!

章节目录

聊斋剑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书斋只为原作者西瓜有皮不好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瓜有皮不好吃并收藏聊斋剑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