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丹阳长公主府吃了一顿饭之后,林昭便起身向长公主告辞,临行之前,长公主对着他意味深长的说道:“回去以后好生读书,争取早日取中进士。”

    说着,她微笑道:“我看三郎那日在扇子上写的诗就极好,将来考学的时候,能有那首诗的水平,中进士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林昭规规矩矩的对着她低头行礼:“多谢长公主指点,林昭记下了。”

    告别了长公主以后,齐宣亲自把林昭送到了门口,这位齐大公子满脸严肃,对着林昭低声道:“今日那位崔家姑娘,能约出来便递名贴约出来,长安城里那么多寺院楼阁,随便寻一处地方转一转。”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之后,继续说道:“当然了,如果那姑娘太过倨傲,咱们也不用硬去贴别人,长安城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高门大户,每年进士科开榜的时候,那些老头儿最喜欢干的就是榜下捉婿。”

    林昭微微欠身,苦笑道:“齐家的好意,小弟心领了,只是不太愿意去做这种负心薄幸之事,这件事,齐兄还是不要操心了。”

    说到这里,林昭顿了顿,继续说道:“再说了,小弟在越州的那门婚事,将来助力未必就比长安城的高门大户低了。”

    林昭与谢澹然之间的关系,首先自然是因为林昭与谢澹然之间萌生情愫,但是本来两个人之间是可以互为情侣,没有必要这么早定亲的,之所以这么早定下这门婚事,林昭也有自己的一些考量。

    当初他在越州的时候,给三元书铺留下了几门生意,这几门生意当中,最重要的就是那个铅活字,谢三元是个钻研的人,只要他能够把这东西钻研明白了,将来谢家几乎一定会成为豪商巨贾。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时代的知识产权并不受保护,铅活字这个东西,也只能积累一些原始资本,这个时代的所有豪商巨贾,都有一个共通之处。

    那就是不管什么行当,生意第规模要足够大。

    这段时间里,林昭一直与谢三元谢澹然有通信,虽然信息传递不畅,林昭不可能在长安遥控越州,但是给一些方向还是没有问题的,只要谢家不干蠢事,五年时间多半就能成长为一代豪商。

    到了那个时候,林昭多半早已经中了进士,他在三元书铺本就有干股,有了足够的资本,将来谢家能够给他的助力,或许仍旧比不上崔家这些几百上千年的世家,但是最少也会与林夫人的娘家周家差不多。

    有这些东西,就足够了。

    有人铺路自然是好事,没有人铺路,林三郎也能够自己走出一条路出来。

    从长公主府告别之后,林昭便动身回了国子监,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他老老实实的在国子监,一边读书,一边参与编撰长安风的工作,对于外面的政斗,既没有理会,更没有参与。

    一转眼,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长安由夏入秋。

    太学学舍里,齐大公子满脸喜意,手里拿着一封火漆封上的书信,推门走了进来,他走到林昭面前,笑着说道:“三郎三郎,那位崔姑娘给你送信来了!”

    林昭这会儿正在翻看下一期长安风的内容,准备晚上递到宫里去,闻言抬头,有些愕然的看向齐宣,皱眉道:“给我的?”

    自从上个月见了一面之后,这一个多月的时间,林昭都没有再跟那位崔姑娘联系过,不成想现在竟然有书信送来了。

    林昭抬头瞥了一眼齐宣,皱眉道:“齐兄没有借我的名义,给人家姑娘写信罢?”

    齐大公子脸色顿时黑了下来,不悦道:“三郎这是哪里话,为兄岂能干那种冒名之事?”

    林昭有些疑惑的接过这封书信,信封上只写了国子监林编撰收,下面的落款是胜业坊崔四个字。

    林昭没有什么犹豫,拆开书信之后,从里面抽出几张信纸,随意翻看了一遍之后,对着齐宣无奈一笑:“只是那位崔姑娘收录的一些诗文,询问我能不能刊载到长安风上去,非是个人书信,齐兄误会了。”

    说着,他很大方的把信纸递了过去,齐宣接过去看了看之后,果然只是一些诗文,不过在最后一张纸下,用梅花小楷写了几个小字。

    崔六娘敬上。

    见到这几个字,齐宣眼睛一亮,对着林昭笑道:“还说你们没有交情,人家连家中行几都给你写上了!”

    林三郎从他手中夺过这几张信纸,认真看了一遍之后,果然看到了那位崔姑娘的名讳,当即微微皱眉,低声道:“她要刊载诗文,写个名儿也是正常的。”

    齐宣还要说话,林昭摇了摇头,开口道:“罢了,这件事情暂且不提,我还有别的事情问齐兄。”

    齐宣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有什么事情,说罢。”

    “我这一个多月都没有出国子监,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一个多月前,康东来把罪责推到了程敬宗头上,三法司要从岭南召回程敬宗,这么长时间过去,程敬宗回京了没有?”

    齐宣低头思考了一会儿,缓缓说道:“前些日子听说程敬宗已经在回长安的路上了,现在究竟到长安没有,我也不清楚,回头我出去帮你打听打听。”

    说着,他看向林昭,皱眉道:“你安心在国子监待着就是,东宫与康家要争,让他们争去,不干你的事。”

    齐宣看向林昭手里的信纸,笑着说道:“现在你的事情,是要给人家崔姑娘回信。”

    林昭皱了皱眉头,摇头道:“这件事我身在其中,不得不关注,等程敬宗回京,我多半还要被搅进去。”

    齐大公子皱眉。

    “你待在国子监里,怎么会搅进去?”

    林昭瞥了一眼齐宣,苦听笑着摇了摇头:“这话齐兄与我说没有用处,齐兄不妨想一想,一个月前长安风上为何会刊载康东来的劣迹。”

    “那自然是因为东……”

    说到这里,齐宣便住口不言了,因为他突然想到,长安风在刊载之前,是要事先送到宫里的

    他微微色变,低头看向林昭:“三郎的意思是……”

    “这件事情我已经身在其中,不得不关注,齐兄有时间帮我打听打听消息就是了。”

    林三郎很是洒脱的笑了笑:“齐兄也不用替我担心,我替宫里办事,宫里是给了我好处的,而且好处不小,细算起来,如果我能活下来,那一定是我赚了。”

    一个进士及第的功名,份量极重,在这件事情上,自然是他林昭赚了的。

    “那好吧,我稍后就出宫,帮三郎去问一问情况。”

    说到这里,齐宣顿了顿,然后沉声道:“还有一件事就是,前些日子我听说……”

    “康东平可能也要回长安来了。”

章节目录

昭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书斋只为原作者漫客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漫客1并收藏昭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