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罗晟来说这不过是小事一桩,恰巧碰到了,就顺其自然的点了一下而已。

    不过对于这三位家政妹纸来说,却因此改变了自己的人生命运,无异于是一场天降富贵,她们只要按照罗晟说的去做,不过几年的光景就能获得至少三到五千万的财富,而且是躺着就把钱赚到手。

    三五千万的资产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无疑是一笔天文数字,即便是在申城这样的一线大城市也能实现个人的终身财务自由了,只要不过极尽奢华的生活,这辈子基本上不会因为钱而发愁了。

    虽然现在还没有获得,但几个妹纸对此深信不疑,罗晟这样的大佬给她们点的一场富贵,还不至于骗人,再胸大无脑这点见识还是有滴。

    ……

    此刻,罗晟在泳池内游了一段时间,上来躺了一会儿,林雅在这个时候来到了这里。

    “罗哥,跃创技术那边有新进展了。”

    “知道了。”

    罗晟点点头,旋即起身取了条毛巾便离开了泳池。

    几个妹纸原本还想和他聊聊天,增进一下感情,在他那里多留下点印象之类的,看到他离去也只好放弃了这样的念头了。

    “罗哥还真是忙啊。”

    “旗下那么多产业,估摸着光是听报告都得老半天,不忙才怪。”

    “我还想着借这个机会跟罗哥多聊聊天,亲近亲近,说不定也许……”

    “死妮子你想得倒是美,竟然还想着上位,长得不高心比天高。”

    “怎么啦,不行呀,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跟罗哥玩玩还可以,就不要想太多了,看到刚刚那个秘书了么,美的让我都嫉妒了,你觉得你能和这样的女人竞争有几分胜算?罗哥身边最不缺的就是美女,这对罗哥来说不是稀缺资源。”

    “就是,现在也挺好的了,就按照罗哥刚刚说的去做,几年后姐妹几个就是身价几千万的富婆了,到时候招招手小奶狗之类的不是排队挑?”

    “唉,自从进了这栋大厦工作以后,我才意识到‘阶层’这两个字的沉重,罗哥随便跟我们说几句话,点一只股票就能获得别人奋斗一辈子都不可能获得的财富。”

    “所以呀,我们还是很幸运的,知足吧。”

    “有时候选择真的比努力重要,而命运也许比选择更重要,就像罗哥的掌上明珠琼英小萝莉,出生就什么都有了,人家的起点就是别人几百辈子的奋斗都达不到的终点。”

    “好啦好啦别这么多愁善感,人比人气死人,知足吧,我们姐妹的命运就在罗哥刚刚的几句话已经跑赢了全国99%的人了,还不足呐你。”

    “也是。”

    ……

    罗晟离开泳池没多久,负责跃创技术这块工作的安青雪也回到了科技综合体大厦。

    两人坐在小客厅里,安青雪说道:“关于仿生人保镖的商业推广的具体解决方案,我已经想好了,但还得要用你的影响力。”

    罗晟好奇道:“要用我的影响力?说来听听。”

    安青雪组织了一番言语便说道:“首先,品牌定位锚定在高端、上流、稀有、昂贵这些关键词上,所以我认为要从所谓的最上流的社会阶层推出,也就是富人顶流圈层。”

    这是要割富人的韭菜啊,仿生人保镖的核心在于“保镖”两个字,而那些亿万富豪们,基本上都有一群随身保镖,包括罗晟自己也是如此。

    但人性使然,在于攀比虚荣,即便是富人们,为了彰显自己的与众不同或者所谓的格调品味,也会有意无意的通过一些方式来释放出来,从而彰显自己的与众不同精神追求。

    说人话就是,装比炫耀是全人类的刚性需求,任何时代都不会消失的一种需求,不管是明着装比、暗地里装比、正面装比、侧面装比、反面装比,总之不装浑身不自在。

    “继续说。”

    罗晟很快就听明白了她要表达的意思,安青雪接着说道:

    “再一个就是产品的宣传文案上,‘仿生人保镖’这个名词不行,含有人类的抵触心理与戒备心理,显得冰冷无情,所以需要改一个高端的别称,就叫‘战斗天使’,一来有《阿丽塔·战斗天使》这部影片给人先入为主的观念,是正义的化身,二来主要以女性特种推出最好。”

    “尽管我是女人,但从商业效益的角度来衡量,你们这些臭男人都是视觉生物,在‘保镖’这个职能合格的基准下,必然是更倾向于美女保镖,再一个男性富人在绝对数量上占绝对优势,客户群体就是男富豪们。尽管当代平权主义盛行,但实际上仍然是男权社会。”

    罗晟故作不满的抗议道:“哎哎哎,谈工作怎么就人身攻击了?”

    此刻,仿生人妹纸林雅安安静静当个美女子的在一边站着,确实如此。

    不过安青雪说的这些确实没错,这让罗晟想到了六七年前曾经看过一段雷布斯在某次论坛上的一次吐槽。

    雷布斯当初谈论蔚蓝海岸做手机摄像头,小咪手机也在做,蔚蓝手机的文案叫“光学玻璃镜头”,于是雷布斯回头问自己的员工自家小咪手机是不是玻璃镜头的。

    员工说是玻璃的。

    雷布斯就质问为什么小咪不说呢?

    员工表示用户都知道。

    雷布斯当场就训斥了那员工,说用于不知道,他都不知道。

    后来雷布斯在论坛上揭秘说以后小咪的摄像头就叫全玻璃镜头,比蔚蓝海岸的Azure手机多一片,就加上去,后来雷布斯觉得这个文案还是不够表现,不够感染力,又改称为六片全光学玻璃镜头,用户一看又不一样了。

    再后来,雷布斯觉得还是不够逼格,于是又改成“六片全光学超高清透光玻璃”,不明真相的吃瓜用户一看感觉透光性要更好了。

    后来证明还挺有效果的,雷布斯在论坛上表示改的文案自己都快感动了。

    事实上,都是玻璃镜头而已。

    但换一种文案宣传,逼格就上来了,一下子就高大上了起来。

    罗晟点了点头:“战斗天使……行,没问题,就按你的意思,那怎么把产品卖出去?怎么卖给富豪们?”

    安青雪神秘的一笑,说道:“这就是我说要借助你的影响力了,你以自己的名义给国内的那些老熟人们发个邀请函,请他们来参加你的私人晚宴,在宴席期间以彩头的形式搞一个临时的竞拍,不能多,要有稀缺性,先拿几个战斗天使出来让他们竞拍,这样就能在顶流圈层理传播开来。”

    罗晟的朋友圈,都是身价几十上百亿的超级富豪,不缺这个钱,愿意为稀缺性埋单先体验,所谓早买早享受,也是一种炫耀。

    这样就会导致一个结果,会在顶流圈层传开,然后再接受他们的预订,到时候送货上门就行了,逐渐的就能打造出一个全新的顶流圈层时尚新物种。

    安青雪要的效果就是,以后富豪们身边不带个“战斗天使”都不好意思说自己的顶流富豪,就好比现在那些亿万富豪,不交一笔钱给晟峰资本打理,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懂投资理财是一个道理。

    这就是顶流圈层玩的时尚。

    另一个重要的因素便是“战斗天使”率先在顶流圈层推出,就意味着将来向下沉用户推广更加容易,因为一款产品的锚点确定在高端层次并且被高端人士认可的时候,当这款产品向下沉用户渗透就会极其容易。

    因为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下面的人为了追求高端,当然就更愿意为高端产品埋单,觉得只有这样才能配成为高端人群,而原本在高端顶流的人群早就享受过了,有了提前享受也就产生一种玩剩下的心理,也就不抵触了。

    相反,如果“战斗天使”推出的时候就白菜价式的战略,向上推广就会变得困难,所谓的富豪们、顶流们再怎么心理也会有抵触,他们会觉得我这种高端人士怎么跟随那帮穷比暴发户用一样的东西?这还怎么彰显我比他们逼格更高?

    这一点其实也得到了充分的验证,蔚蓝海岸旗下的Azure系列手机产品定位在高端,一旦降价向下沉用户渗透,同行竞争者们绝对会被杀的片甲不留,根本没法与之竞争。

    Azure手机作为业界高端品牌已经深入人心,要是大规模降价,中低端消费者绝大多数都乐意选择Azure手机,因为这不仅仅是所谓的时尚,还会让用户觉得占便宜的感觉。

    好在罗晟是讲武德的厚道人,也给同行竞争者们一口饭吃,倒也没有打算让蔚蓝海岸向下沉用户渗透。

    而反面教材就是雷布斯的小咪手机了,冲击高端市场可谓是举步维艰,小咪这个品牌作为中低端性价比的形象深入人心,同样高端品牌的蔚蓝手机也深入人心,如果一个用户想要买高端产品,他会发出一个灵魂拷问:想追求高端,我为什么不买Azure手机?

    末了,罗晟笑着补充道:“额外加一条,既然要这么搞,那就不止请国内的老朋友,国外的老朋友们也向他们发个邀请。”

    安青雪若有所思片刻,旋即惊愕的看向罗晟:“你是想要把维克多·芬利架在火上烤?”

    罗晟笑而不语。

    确实如此。

    不出意外这场私人晚宴过后,“战斗天使”的消息很快就会在富人顶流圈层传开,最好是在国外的顶流圈层也传开,这样传到维克多·芬利的耳朵里,先导基因还不得急眼了?

    先导基因的强化人,也是主打安全服务,只不过维克多·芬利采用的手段很不人道,但两者可以说是直接竞争关系,这是不可否认的。

    维克多·芬利一旦急眼了,就会采取更为激进的手段,罗晟就是要把这位兄弟架在火上拷。

    ……

章节目录

科技之全球垄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书斋只为原作者昭灵驷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昭灵驷玉并收藏科技之全球垄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