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烈撤回高临县,立刻着手布置,在县城附近设下大量陷阱。

    城门紧闭,进入战时戒备状态,所有百姓不得进出。

    裴济、杨昭带兵杀至,沿途小心谨慎,以木车排查陷阱,避免造成损失。

    之前关卡一战,司马烈的陷阱已经让他们警惕起来,不想再中第二次。

    有了木车探查,多数陷阱无法奏效,都被华国军队提前发现,顺利破除。

    裴济、杨昭来到城下,将四座城门全部围住,派人不断叫阵。

    高临城门紧闭,司马烈亲自带兵守卫,无视对方叫阵,不断巡视各个防御点,确保无虞。

    见高临城无人应战,闭门不出,裴济带兵从东门进攻。

    城内万箭齐射,硬是将裴济兵马逼退。

    第二波攻势,裴济兵马将盾车退到前方,步兵举盾形成防御,再度冲击城门。

    城内再度齐射,密密麻麻的箭矢将盾车、盾牌扎成刺猬,却伤不到躲在盾牌后面的华国兵将。

    见此情形,司马烈等对方靠近,准备用冲车撞击城门,并且企图搭起云梯登墙时,让士兵使用檑木不断往下砸去,同时泼洒金汁。

    盾兵挡不住檑木,企图登墙的士兵也被滚烫金汁泼到,陆续从高处摔下,造成大量伤亡。

    华国兵马也不示弱,弓弩齐用,向城上守军展开反击。

    双方激战许久,各有死伤。

    裴济没能攻破城门,暂时鸣金,带着兵马后撤十里地。

    当晚,收到宓元生那边传来电报,敌军已经派兵增援高临,正从后方袭来,让裴济、杨昭注意应对。

    杨昭对裴济道:“司马烈不敢轻易出城,知道援兵抵达,肯定设法引诱我军攻城,到时与援兵前后夹攻,叫我军进退失据。却不知我方提前得到军情,可借此布局。”

    “将军有何妙计?”裴济对杨昭的能力还是很相信的。

    杨昭稍微想想,对他说道:“将军可在营内增灶,司马烈见之,必定以为我军后方来援,不敢轻动。末将领兵悄悄离开,赶往必经之路设下埋伏,专攻敌方援兵。一旦拿下,便伪装敌军返回,骗得司马烈出城作战。到时一举将其歼灭!”

    “好!”裴济分兵一半给杨昭,让他悄悄离开。而后下令营内增灶。

    高临城斥候见之,立刻向司马烈报告。

    司马烈仔细思索:“敌军偷偷增灶,恐怕后方来援。传我将令,所有人打起精神,坚守城池,不容有失!”

    高临城内更为警惕,加强巡逻,不敢松懈。

    次日接到飞鸽传书,得知王染带兵来援,要从后方奇袭,攻击华国军队。

    司马烈大喜,传讯王染与之约定,到时前后夹击,擒获裴济、杨昭。

    王染受到飞鸽传书,加速行军。

    经过渭阳道,忽然右侧山石崩落,无数将士当场毙命。

    王染大惊,带兵快马冲过,躲避山石崩塌。眼看通过渭阳道,准备横渡渭阳河,耳边忽闻巨声,仿佛万马奔腾。

    渭阳河上游决堤,大水扑面而来。

    王染惊慌失色,急命将士离开河道。

    大半将士处于渭阳河中心,来不及撤走,被大水直接冲走,现场格外惨烈。

    王染发现不对,先是山石崩塌,然后渭阳河决堤,没有那么巧的事情。恐怕是人为造成,有人在此提前设下陷阱,专门等着自己!

    如今损失大半兵马,必须保留实力,安全抵达高临县。

    肯定不能后撤,前往渭阳道。渭阳河也被大水隔断,无法通过。

    眼下有两条道路可以前往高临县,一条从北边沿河行走,地形比较平坦开阔,相对较近;一条从南边绕路,地形复杂,适合埋伏。

    正常人都会选择北面道路,从开阔区域,走最近的路前往高临,可以避开南面危险道路,以免遇到埋伏。

    王染仔细思索,觉得敌人肯定是这么想的,反而会在近路拦截自己。相对而言,从理论上比较危险的道路通过,其实更为安全。

    于是放弃平坦近路,率兵前往南边道路,准备绕过危险区域。

    军队经过狼牙谷,前方突然锣鼓齐鸣,一支兵马突然杀出,为首正是杨昭。

    王染大惊,急命军队后撤。

    结果后方又是一阵炮响,无数华国兵将冲出,拦住退路。

    “放着平坦道路不走,钻到险地之中,阁下还是少算一步啊!”杨昭一声令下,华国兵马前后夹攻。

    王染带领部将突围,左冲右突不断厮杀,找到防御薄弱之处顺利冲出,进入密林狂奔不已。

    眼前突然出现绊马索,战马来不及反应瞬间倒地。

    王染摔落马下,被华国士兵包围。手举长矛拼命作战,直到力气用尽,伤重不治而亡。

    王染部下多数战死,麾下士兵苦战许久,直到群龙无首才放弃抵抗。

    杨昭下令,华国兵将换上缴获的敌军军服,举起王染旗帜冒充敌方援兵,迅速往高临城方向行进。

    司马烈与裴济在高临城相持,斥候飞鸽传书,说是王染军队就要抵达,立刻召集城内将士,提前准备。

    一旦援兵抵达,立刻出城配合,前后包抄。

    裴济早就得到杨昭传来的消息,知道王染部队被灭,他已扮作敌军,过来引诱司马烈出城。于是极度配合,假装毫不知情。

    终于,“王染”援兵抵达,从后方发动突袭,首先“进攻”裴济营地。

    司马烈得到消息,亲自带兵出城配合援军。

    杀到裴济营地,正要趁着对方混乱拿下主将,结果发现裴济兵马严阵以待,所谓乱象其实是一小部分士兵骑着战马拖树枝跑来跑去,然后一部分人拿着火箭在射周围的草靶,另外有人燃起火堆,使得远处看着好像营内火起。

    另外还有一拨人互相拿武器敲打,同时发出各种厮杀声。

    发现不对,司马烈慌忙掉头,下令急撤回城。

    就在这时,高举王染旗帜的兵马从侧面杀至。

    见此情形,司马烈先是惊喜,随后脸色剧变。

    原来穿着己方军服,高举王染旗帜的军队中,主将竟是杨昭!

    瞬间明白过来,恐怕对方提前知道王染来援,当时增灶并不是增兵,而是以此欺骗自己,让自己误以为敌军来援。杨昭却趁机悄悄带兵设下埋伏,袭击王染军队。

    这些天裴济身边的“杨昭”,恐怕是其他人假扮的!

    司马烈火速撤退,怎奈裴济、杨昭将其包围,令他没有退路,只能全力反击。

    他虽勇武,却不敢与裴济正面交战,所以让部将缠住裴济,专往杨昭这边突围。

    面对裴济,司马烈身边亲随拼尽全力,很快被他杀个精光。

    借着这个机会,司马烈经过一番苦战,成功从杨昭这边杀出一条血路,拼命向高临县逃去。

    杨昭带兵穷追不舍,裴济也杀散拦阻他的司马烈部下,一路冲杀,

    司马烈驾驭战马拼死逃命,身边亲信为了帮他撤回城内,纷纷舍命阻挡裴济、杨昭。

    城外战况惨烈,司马烈大败,高临县令郭禄看在眼里。

    长吏余凯见司马烈情况危急,急忙说道:“县尊,司马将军怕是中了敌军计策,当速救之!”

    郭禄想了想,对他说道:“司马烈轻敌,擅自出城方有此败!如今城内县兵不足2000,如何能当华国兵马?就算救回司马烈,敌军攻城,高临岂能守住?高临失守,你我自身难保。即便逃离此地,失却城池,太后震怒。丢了乌纱帽事小,丢了这颗脑袋不划算!天下局势已然明了,华国吞灭南成、周国,大梁也是岌岌可危。我等应当早作决断!”

    身边官员听到这话,面面相觑。

    余凯仔细想想,拱手说道:“县尊所言极是!”

    见余凯表态,其他官员认真思索当前局势,纷纷附和:“我等以县尊马首是瞻!”

    郭禄放下心来,当即下令:“紧闭城门!”

    司马烈好不容易杀出一条血路,拼命逃回高临城下,结果发现城门紧闭,急忙大喊:“快开城门!”

    郭禄站在城头,居高临下指着司马烈:“因你轻敌导致此败,有何脸面回到城中?”

    司马烈闻言怒喊:“郭禄!速速开门,否则本将军禀明太后,你可承受不起!”

    郭禄说道:“高临因你而失,为保城内百姓,本县决意投降!”

    “你敢?!”司马烈怒急。

    “来人,放箭!!”郭禄一声令下,城上县兵齐射,逼得司马烈连连后退。

    裴济、杨昭赶到,见此情景也很惊讶。

    司马烈无奈掉头,想从南面突围逃离,到附近县城求援。

    裴济、杨昭当然不会让他如愿,迅速带兵拦截。

    经过一番激战,司马烈突围未果,最终被华国士兵乱箭射死。

    手下士兵这才投降。

    见司马烈战死,郭禄直接放下城内梁国旗帜,等裴济、杨昭来到城下,赶紧开启城门,亲自带领县内官兵出城投降。

    裴济相当高兴,以杨昭一起受降,带兵入驻高临县城,通过电报向宓元生报告。

    宓元生得到前往军情,得知裴济、杨昭顺利拿下高林郡,敌军大将司马烈、王染阵亡,很是高兴,如此一来,弥章郡小粮仓失守,士气严重受损,想要守住非常困难。

章节目录

军师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书斋只为原作者华任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华任仇并收藏军师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