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赐遁法学的少,只学了一个利空遁法,主要是他觉得学太多没有必要。

    说到底,仙剑对林天赐来说就是一个代步工具,哪怕神剑利空,本质上也是一辆豪车。

    反正能飞,且飞得足够快就行了,没必要学别的遁法。

    毕竟林天赐不靠剑对敌,打空战的时候也有随风劲,当然不需要学一大堆遁法,有这个空闲不如看看有啥好用的法术。

    其实宋玉书也是一样,锻体修士更加不需要这些花里胡哨的,他学遁法就是为了赶路的时候方便。

    如何应对眼前的局面,各个修士都有不同的方法。

    比较王道的就是换一种灵活的遁法,也有比较简单粗暴的。

    例如刘安和上官金。

    他们根本就没有改变遁法的意思,而是加大了法力输出。

    脚下的仙剑立刻腾起半尺长的剑芒,碰到实在避不过去或是需要减速的情况,就干脆直接撞过去。

    刘安的断水剑确实是一把好剑,以锐锋闻名,加上他本身就是剑修这种操作根本就是小意思,而上官金则非常的全面,操控仙剑这么玩当然也不麻烦。

    这俩人就跟推土机似的,时不时就传来轰轰的爆响,速度倒是也根本没降低,始终都在前五名的位置里。

    齐家瑞一看,跟边上的林天赐说:

    “林师兄,我先走一步,不能光让那两个玩意儿出风头。”

    说着一掐法印,脚下的赤焰鎏金火尖枪立刻腾起炽烈如火的灵光,也跟刘安他们一样碰到实在躲不过去的障碍就直接撞碎。

    这下原本在第十名的林天赐,立刻就下滑到第二十名左右,再往后就该垫底了。

    老实说,林天赐想要做到一样的操作也很简单,只要把青云换成利空,对他来说就不存在障碍,这就是个直线的赛道。

    而且以利空之威,配合专用的利空遁法,追上去不过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可以,但没有必要。

    毕竟林天赐真的不是来玩的,他可是有正事要做。

    所以一点也没在意刘安和上官金有没有出风头的问题,既然大家都想往前冲,他就保持不掉队的状态即可,没必要太过引人注目。

    林天赐的注意力,基本都放在辨认附近的地形上,想找到幽影藏资料的位置。

    从外人的角度看,东张西望的林天赐像是在权衡面前的障碍是否能避开,大多数人都这样,所以也不算特殊。

    唯一要注意的,就是及时撑起真元护壁,因为前面有暴力开路的家伙,飞溅的碎石很可能会直接砸脸上。

    御剑飞行的时候,会在修士身前张开一层菱形的护盾,这玩意儿没啥防御力,用处就是单纯的挡风,不然上去飞一圈,下来以后发型就太飘逸了…..

    凭这层护盾当然不可能挡得住飞来的石头,高速前进中撞上去即便是修士的身体素质也会抱着脑袋疼半天。

    而前面有人开路动静虽然大,但也不是没有好事,因为跟在后面的修士干脆就用这些已经开出来的路飞,反而会轻松不少。

    毕竟这才刚开始,没必要急急忙忙的争个先后。

    御剑飞行的速度非常快,即便因为环境的关系大家都不可能拿出最高速度来,但这么一会儿时间也足够飞出去老远了。

    五行棋盘秘境的特点就是地形复杂环境多变,且每一个地块就真的跟棋盘似的延伸出去。

    不过每一种地块的面积都不算特别大,当修士们在这条满是石头的山谷中飞了快三分多钟的时候,前面再度出现一个红色的箭头,这次是指向右侧。

    最前面的修士以一个漂亮的甩尾过弯,几乎没有减速的朝着右侧飞去,相比之下后面的修士如果用的是灵活性好的遁法倒是可以跟上,而刘安上官金,以及看他们得以非常不爽的齐家瑞因为冲的太猛,转弯慢了半拍,被后面跟着的一群修士抓到机会,把他们给甩在后面了。

    所以第一个地块之后,刘安和上官金变成了第十名左右,齐家瑞也紧随其后,宋玉书更是在第三名左右的位置。

    至于林小哥儿……

    他这次是真的垫底了。

    利空遁法缺乏灵活性,不擅长应对小幅转弯,也不擅长应付突如其来的九十度大转弯,这跟俯冲和爬升不一样,后者考验的是滚转性能,前者则是回转性能。

    所以从右转弯转过来的时候,林天赐就发现自己后面一个修士都没有,全都跑到前面去了。

    而当转过这道弯,首先便感觉到清新的水汽糊在脸上,就像是附近有一个巨大的河流或湖泊。

    紧接着,就看到一座几乎看不到陆地的大湖出现在眼前,最前面飞在最前面的修士朝着湖水的另一端加速狂奔。

    比起刚刚经过的,满是乱石的山谷,这里则干脆变成了一条直道,看指引用的箭头也没有发现任何转弯的地方。

    这就非常适合加速性能好,且极速特别快的利空遁法施展。

    其他人一看这种赛道,纷纷再度改换遁法,重新用回加速好的遁法,不过改换遁法也需要一定时间,就这点时间,林天赐驾着青云快速拉近距离,很快就又回到了二十名左右的名次,并继续朝着更前面逐步加速。

    即便林天赐本人并没有太过用力,利空遁法的速度硬指标也在这儿摆着,当然会追上来。

    不过想追上最前面的还需要一些时间,毕竟距离拉的有点大。

    话又说回来,这段赛道真的就是一条直路那么简单吗?

    当然不是。

    眼看着林天赐就要从第20名快进到15名左右的时候,前面的湖水突然隆起。

    ——轰!

    随着如同爆炸的一样的动静,隆起的湖水喷薄而出,竖起一根高达五六米高的水柱,也染的周围一大片满是白茫茫的水雾。

    附近有个修士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冲击波让他的仙剑朝右侧歪斜,哐的一下跟边上另一个修士撞在一起,两人很快摇摇晃晃的掉进水里,可谓空中车祸。

    虽然这点变故受伤不太可能,但也会耽误不少时间。

    众人都在御剑飞行,队伍是前进状态,水雾爆开之后很快也就到了林天赐的脸上,能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水珠。

    这很可能代表喷出来的水柱不仅冲击力大,而且还是热水甚至是开水……

    这个地块的五行属性很可能是水+火。

    越是往前飞,从湖面下面喷射而出的水柱就越来越密集,等进入这片地块大约三十秒后众人几乎就跟在地雷圈里御剑飞行差不多,爆开的水柱几乎连绵不绝。

    受此影响,飞在前面御剑的修士名次也非常的不固定,变化很大。

    齐家瑞从前十名退了下来,他所用的遁法是流火遁,特点和利空遁法比较类似,都是快,而且用火行法力驱动的话效果更佳。

    但缺点在于稳定性比较差,很容易受到外力影响,这就让操控变得比较麻烦。一个个不停爆开的水柱让他不得不减速。

    上官金相对好一些,他的遁法应该是天鹏遁法,一种在速度和灵活性等等方面都比较平均的遁法,湖面上在腾起水柱前都会‘凸’一下,留心观察且遁法足够灵活是能避开的。

    宋玉书则再度展现了什么叫力大飞砖,水柱在身边爆开的瞬间直接抬起沙煲大的拳头砸过去,用肉体力量去抵抗冲击波的影响,甚至还能反而利用这股力道加速,所以他现在冲到了前三名的位置。

    而最前面的家伙,则是刘安。

    毕竟是这人拥有水行,更是个剑修,他那把断水剑似乎还有分水之功,爆开的水柱对他完全没有影响,加上环境的关系,他的速度反而比之前更快,所以现在就跑到了最前面。

    林天赐受到的影响也不大,利空遁法的稳定性同样是一流的,水柱爆开的瞬间只要注意运起真元护壁避免被劈头盖脸砸过来的开水糊一身即可,对他而言这片区域就是一条直线,所以名次再度回到第十名左右。

    如果他愿意往前追,追上刘安也不算困难,只不过那样就比较显眼了。

    幽影跟林天赐说,他们把进入阿维斯相关的资料放在了仙剑竞速大赛的赛道附近,并用魔法隐藏了起来。

    论能打,幽影教团只能算是下三流,根本排不上号,但论隐匿的本事,却是超一流,他们偷偷摸摸藏起来的东西,只要自己不说就没人能找到的。

    林天赐有幽影给的口诀,可以解除隐藏法术,但这也需要他先找到地方再说。

    根据幽影的描述,藏东西的地方水汽比较重,而且附近能看到一块规则三角形的巨大岩石,几乎跟山峰那么大,可以说只要进了赛道一眼就能看见。

    这附近的水汽不算小了,说不定东西就藏在附近,林天赐没急着往前冲,便是再找附近有没有那种三角形,如同山峰一样大的岩石。

    不过目前所能看到的,全都是湖水和一条条腾起的水柱,真在这附近,也应该在更远一点的位置。

    怀着这种想法,林天赐始终把自己维持在不上也不下的名次上,继续沿着这湖水飞行大概三分钟后,前面再度出现了一个垂直往下的箭头,同时隆隆犹如滚雷的爆响也钻入修士们的耳朵。

    湖水往前快速流淌,且速度越来越快,并在视野的一段消失……

    嗯,是个瀑布。

章节目录

漫漫仙路奇葩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书斋只为原作者半伤不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半伤不破并收藏漫漫仙路奇葩多最新章节